隐公六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六年春〔1〕,郑人来渝平〔2〕。
 
夏五月辛酉,公会齐侯〔3〕,盟于艾〔4〕。
 
秋七月〔5〕。
 
冬,宋人取长葛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六年:公元前717年。
〔2〕渝平:弃怨修好。渝,改变。平,和而不结盟。
〔3〕齐侯:齐僖公。
〔4〕艾:在山东临沂县西。
〔5〕秋七月:《春秋》体例,该季有事则记录,如果无事就列该季度首月,以备四时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六年春,郑人来渝平,更成也〔1〕。
 
翼九宗五正顷父之子嘉父逆晋侯于随〔2〕,纳诸鄂〔3〕。晋人谓之鄂侯。
 
夏,盟于艾,始平于齐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更成:重新媾和或修好。
〔2〕九宗:一姓为九族。五正:五官之长。唐叔始封时,受怀姓九宗,职官五正。顷父:与其子嘉父均为晋大夫。晋侯:晋鄂侯,隐公五年逃到随地。
〔3〕鄂:晋邑,在今山西乡宁县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五月庚申,郑伯侵陈,大获。往岁,郑伯请成于陈〔1〕,陈侯不许〔2〕。五父谏曰〔3〕:“亲仁善邻,国之宝也。君其许郑。”陈侯曰:“宋、卫实难〔4〕,郑何能为?”遂不许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成:结好。
〔2〕陈侯:陈桓公。
〔3〕五父:陈公子佗。桓公弟。桓公末年,杀太子免自立。
〔4〕难:畏难,祸害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君子曰:“善不可失,恶不可长〔1〕,其陈桓公之谓乎!长恶不悛〔2〕,从自及也〔3〕。虽欲救之,其将能乎?《商书》曰〔4〕:‘恶之易也〔5〕,如火之燎于原,不可乡迩〔6〕,其犹可扑灭?’周任有言曰〔7〕:‘为国家者,见恶如农夫之务去草焉,芟夷蕰崇之〔8〕,绝其本根,勿使能殖〔9〕,则善者信矣〔10〕。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长:滋长。
〔2〕悛(quān):改正。
〔3〕从:跟着,随后。
〔4〕商书:指《尚书》中记载商事的一部分。下引文见《盘庚》篇,无“恶之易也”一句。
〔5〕易:蔓延。
〔6〕乡:同“向”,面对。迩:接近。
〔7〕周任:周大夫,史官。
〔8〕芟(shān):割除。夷:削平。蕰崇:堆积。
〔9〕殖:生长。
〔10〕信:同“伸”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秋,宋人取长葛。
 
冬,京师来告饥〔1〕。公为之请籴于宋、卫、齐、郑〔2〕,礼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京师:指周都城。饥:饥荒。谷不熟曰饥。
〔2〕籴:购进粮食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郑伯如周,始朝桓王也。王不礼焉。周桓公言于王曰〔1〕:“我周之东迁,晋、郑焉依〔2〕。善郑以劝来者,犹惧不蔇〔3〕,况不礼焉?郑不来矣!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周桓公:周执政大臣,又称周公黑肩。
〔2〕焉:是。
〔3〕蔇(qì):至、及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六年春,郑国人来我国弃怨修好。
 
夏五月辛酉,隐公与齐僖公相会,在艾地结盟。
 
秋七月。
 
冬,宋国人攻下长葛。
 
[传]
 
六年春,郑国人来我国弃怨修好,这种情况称为“更成”。
 
翼邑的九宗五正顷父之子嘉父到随地去迎接晋侯,把他安置在鄂地。晋人称呼他为鄂侯。
 
夏,和齐国在艾地结盟,开始和齐国修好。
 
五月庚申,郑庄公入侵陈国,俘获很多。往年,郑庄公请求与陈国结好,陈桓公不同意。五父劝谏说:“亲近仁义而和睦邻邦,是国家重要的政策。君王还是答应郑国吧。”陈桓公说:“宋、卫二国才是可怕的祸害,郑国能为害什么?”于是没有同意。
 
君子说:“善不能够丢失,恶不能够滋长,这就是说的陈桓公吗?滋长恶而不改正,随后就自己蒙受祸害。即使想补救,又怎能办到呢?《商书》说:‘恶蔓延时,就像火在原野上燃烧,不能面对接近,怎么还能够扑灭?’周任有句话说:‘治理国家的人,见到恶就像农夫尽力除去草一样,把它割掉铲除后堆起来做肥料,挖掉它的老根,不让它再次生长,这样善的就能够发展了。’”
 
秋,宋国人攻下长葛。
 
冬,京师派人来报告饥荒。隐公代周向宋、卫、齐、郑各国购买粮食,这是合乎礼的事。
 
郑庄公到成周去,首次去朝见周桓王。桓王对他不加礼遇。周桓公对桓王说:“我们周朝东迁,依靠的是晋国与郑国。好好地对待郑国用以鼓励后来的诸侯,还怕来不及,何况不加礼遇呢?郑国不会再来了!”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