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公十五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十有五年春〔1〕,公孙归父会楚子于宋〔2〕。
 
夏五月,宋人及楚人平。
 
六月癸卯,晋师灭赤狄潞氏〔3〕,以潞子婴儿归〔4〕。
 
秦人伐晋。
 
王札子杀召伯、毛伯〔5〕。
 
秋,螽。
 
仲孙蔑会齐高固于无娄〔6〕。
 
初税亩〔7〕。
 
冬,蝝生〔8〕。
 
饥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十有五年:公元前594年。
〔2〕楚子:楚庄公。
〔3〕潞:国名,赤狄之别种,故称氏。其地当在今山西潞城县东北。
〔4〕子:对夷狄之国国君的统称。
〔5〕王札子:即王子捷。召伯、毛伯:皆周卿士。
〔6〕无娄:不详今所在。
〔7〕初税亩:开始按田亩征税。在此以前,施行井田制,有公田,有私田。农奴役于公田,不得报酬,称藉。从此,鲁国废除井田制,承认土地私有权,一律征税。
〔8〕蝝(yuán):还没生出翅膀的蝗虫幼虫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十五年春,公孙归父会楚子于宋。宋人使乐婴齐告急于晋。晋侯欲救之。伯宗曰〔1〕:“不可。古人有言曰:‘虽鞭之长,不及马腹。’天方授楚,未可与争。虽晋之强,能违天乎?谚曰:‘高下在心〔2〕。’川泽纳污〔3〕,山薮藏疾〔4〕,瑾瑜匿瑕〔5〕,国君含垢〔6〕,天之道也,君其待之。”乃止。使解扬如宋〔7〕,使无降楚,曰:“晋师悉起,将至矣。”郑人囚而献诸楚,楚子厚赂之,使反其言,不许,三而许之。登诸楼车〔8〕,使呼宋人而告之。遂致其君命〔9〕。楚子将杀之,使与之言曰:“尔既许不穀而反之,何故?非我无信,女则弃之,速即尔刑。”对曰:“臣闻之,君能制命为义〔10〕,臣能承命为信,信载义而行之为利〔11〕。谋不失利,以卫社稷,民之主也。义无二信,信无二命。君之赂臣,不知命也。受命以出,有死无霣〔12〕,又可赂乎?臣之许君,以成命也。死而成命,臣之禄也〔13〕。寡君有信臣,下臣获考死〔14〕,又何求?”楚子舍之以归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伯宗:晋大夫。
〔2〕高下在心:谓处理事情高下屈伸,都在乎心中有数。意为劝晋侯忍耐慎重。
〔3〕污:污垢。
〔4〕薮:草野。疾:指毒害人的虫蛇。
〔5〕瑾瑜:均为美玉。
〔6〕含垢:忍受耻辱。
〔7〕解扬:晋壮士,字子虎。
〔8〕楼车:装有望敌楼的兵车。
〔9〕致:传达。
〔10〕制命:制定发布正确的命令。
〔11〕信载义:以信实去承受道义。
〔12〕霣:同“陨”,毁弃。
〔13〕禄:福。
〔14〕考:成。考死,谓完成命令而死。即死得其所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夏五月,楚师将去宋。申犀稽首于王之马前,曰:“毋畏知死而不敢废王命〔1〕,王弃言焉。”王不能答。申叔时仆〔2〕,曰:“筑室反耕者〔3〕,宋必听命。”从之。宋人惧,使华元夜入楚师,登子反之床〔4〕,起之曰:“寡君使元以病告,曰:‘敝邑易子而食,析骸以爨。虽然,城下之盟,有以国毙,不能从也。去我三十里,唯命是听。’”子反惧,与之盟而告王。退三十里。宋及楚平,华元为质。盟曰:“我无尔诈,尔无我虞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毋畏:申毋畏,即申舟。
〔2〕申叔时:楚大夫。仆:驾车。
〔3〕筑室:建筑房舍。反耕者:叫回耕田的农民。这样做表示楚国将长久留在此地。
〔4〕子反:楚主将公子侧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潞子婴儿之夫人,晋景公之姊也。酆舒为政而杀之〔1〕,又伤潞子之目。晋侯将伐之,诸大夫皆曰:“不可。酆舒有三俊才〔2〕,不如待后之人。”伯宗曰:“必伐之。狄有五罪,俊才虽多,何补焉?不祀,一也。耆酒〔3〕,二也。弃仲章而夺黎氏地〔4〕,三也。虐我伯姬〔5〕,四也。伤其君目,五也。怙其俊才〔6〕,而不以茂德〔7〕,滋益罪也。后之人或者将敬奉德义以事神人,而申固其命〔8〕,若之何待之?不讨有罪,曰‘将待后,后有辞而讨焉’,毋乃不可乎?夫恃才与众,亡之道也。商纣由之,故灭。天反时为灾,地反物为妖,民反德为乱,乱则妖灾生。故文反正为乏〔9〕。尽在狄矣。”晋侯从之。六月癸卯,晋荀林父败赤狄于曲梁〔10〕。辛亥,灭潞。酆舒奔卫,卫人归诸晋,晋人杀之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酆舒:潞国大臣。
〔2〕俊才:才艺胜人者。
〔3〕耆:同“嗜”。
〔4〕仲章:杜注谓潞国的贤人。黎氏:黎国,地在今山西长治市西南,后徙黎城县。
〔5〕虐:即杀。
〔6〕怙:恃,凭藉。
〔7〕茂德:美德、盛德。
〔8〕申固其命:使国运固强。
〔9〕文:文字。反正为乏:小篆正作[无法输入 可自行百度],乏作[无法输入],其形似反。
〔10〕曲梁:在今山西潞城县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王孙苏与召氏、毛氏争政,使王子捷杀召戴公及毛伯卫。卒立召襄〔1〕。
 
秋七月,秦桓公伐晋,次于辅氏〔2〕。壬午,晋侯治兵于稷以略狄土〔3〕,立黎侯而还。及洛〔4〕,魏颗败秦师于辅氏。获杜回,秦之力人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召襄:召戴公之子。
〔2〕辅氏:晋地,在今陕西大荔县东。
〔3〕稷:晋地,在今山西稷山县南。略:强取。
〔4〕洛:在陕西大荔县东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初,魏武子有嬖妾〔1〕,无子。武子疾,命颗曰:“必嫁是。”疾病〔2〕,则曰:“必以为殉。”及卒,颗嫁之,曰:“疾病则乱〔3〕,吾从其治也〔4〕。”及辅氏之役,颗见老人结草以亢杜回〔5〕,杜回踬而颠〔6〕,故获之。夜梦之曰:“余,而所嫁妇人之父也。尔用先人之治命,余是以报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魏武子:魏犫,魏颗之父。
〔2〕疾病:病危。
〔3〕乱:神智不清。
〔4〕治:神智清醒。
〔5〕亢:遮拦。
〔6〕踬:绊,行时遇阻碍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侯赏桓子狄臣千室〔1〕,亦赏士伯以瓜衍之县〔2〕。曰:“吾获狄土,子之功也。微子,吾丧伯氏矣〔3〕。”羊舌职说是赏也〔4〕,曰:“《周书》所谓‘庸庸祗祗’者〔5〕,谓此物也夫〔6〕。士伯庸中行伯,君信之,亦庸士伯,此之谓明德矣。文王所以造周,不是过也。故《诗》曰:‘陈锡载周〔7〕。’能施也。率是道也〔8〕,其何不济?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狄臣:狄人的奴隶。
〔2〕士伯:士渥浊,曾谏杀荀林父。瓜衍:在今山西孝义县。
〔3〕伯氏:荀林父。
〔4〕羊舌职:晋大夫,叔向之父。说:解说。
〔5〕所引《周书》见《书·康诰》。庸,用。祗,敬。
〔6〕物:类。
〔7〕所引诗见《诗·大雅·文王》。陈,布。锡,[生僻字 贝+昜]。载,创始。
〔8〕率:遵循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侯使赵同献狄俘于周,不敬。刘康公曰〔1〕:“不及十年,原叔必有大咎〔2〕,天夺之魄矣。”
 
初税亩,非礼也。谷出不过藉〔3〕,以丰财也。
 
冬,蝝生,饥。幸之也〔4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刘康公:王季子。
〔2〕原叔:赵同。
〔3〕藉:赋税。旧井田法用藉法,即农奴无偿耕公田,私田纳税,公田不纳。故《诗·大雅·韩奕》云:“实墉实壑,实亩实籍。”
〔4〕幸之:何以幸之,不详。杜注谓“未为灾,而书之者,幸其冬生,不为物害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十五年春,公孙归父与楚庄王在宋国相会。
 
夏五月,宋国人与楚国人讲和。
 
六月癸卯,晋国军队灭亡赤狄潞氏,把潞君婴儿带回国。
 
秦国人攻打晋国。
 
王札子杀死召伯、毛伯。
 
秋,发生蝗灾。
 
仲孙蔑在无娄与齐高固相会。
 
开始按田亩多少征税。
 
冬,蝗虫的幼虫遍生。
 
发生饥荒。
 
[传]
 
十五年春,公孙归父与楚庄王在宋国相会。宋国人派乐婴齐去晋国告急。晋景公准备救援宋国。伯宗说:“不行。古人有句话说:‘鞭子虽长,但够不到马肚子。’上天正保佑楚国,不能和他争斗。晋国虽然强大,能违背天意吗?谚语说:‘高低上下,都在心里。’河流湖泊里容纳污泥浊水,山林草野中隐藏着毒虫长蛇,美玉上隐匿着斑点,国君要忍受耻辱,这是上天的常道,君王还是等待着吧。”于是停止发兵。晋景公派解扬到宋国去,叫宋国不要投降楚国,说:“晋军倾国而出,快要到达了。”路过郑国,郑国人把解扬囚禁起来献给楚国,楚庄王送给他许多财物,叫他说相反的话。解扬不答应,再三强迫,他才同意了。楚国人让解扬登上楼车,叫他向宋国人喊话,告诉他们晋兵不来。解扬就乘机传达了晋景公的命令。楚庄王将要杀死他,派人对他说:“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却又反过来说,是什么缘故?不是我不讲信用,是你丢弃了信用,快去接受你应受的刑罚。”解扬回答说:“臣子听说,君王能制定正确的命令就是义,臣子能接受命令就是信,以信用去承受道义然后去执行就是利益。谋划能够不损害利益,以此保卫国家,这就是百姓的主人。从道义不允许有两种信用,从信用不允许接受两方面的命令。君王收买臣子,是不懂得怎样接受命令的道理。接受了命令出使,宁死也不会毁弃使命,难道会让人家收买吗?臣子所以答应君王,正是为了完成使命。牺牲生命而能完成使命,这是臣子的福气。寡君有守信的臣子,下臣能完成命令而死,还有什么要求?”楚庄王赦免了他,放他回国。
 
夏五月,楚国军队准备离开宋国。申犀在楚庄王马前叩头说:“毋畏知道一定会死而不敢废弃君王的命令,君王丢弃自己的诺言了。”楚庄王无言可答。申叔时正为庄王驾车,说:“建筑房舍,叫回耕田的农民,宋国一定会听从命令。”楚庄王照他的话做了。宋国人害怕,派华元夜里潜入楚军中,登上子反的床,把他叫起来,说:“寡君派我把我们的困境告诉你,说:‘敝邑互相交换儿子杀了吃,拆开尸骨当柴烧。即使这样,城下之盟,宁可让国家灭亡,也不肯订立。你们退兵三十里,宋国将完全听你们的命令。’”子反害怕,与华元盟誓后报告了楚庄王。楚军后退三十里。宋国与楚国讲和,华元作为人质。盟词说:“我不欺骗你,你不欺骗我。”
 
潞君婴儿的夫人,是晋景公的姐姐。酆舒执政把她杀了,又伤了潞君的眼睛。晋景公准备攻打他,大夫们都说:“不行。酆舒有三项出众的才能,不如等待他的后任。”伯宗说:“一定要攻打他。狄人有五条罪状,出众的才能虽多,有什么帮助?不祭祀,这是一。嗜酒,这是二。废弃仲章而夺取黎国的土地,这是三。杀了我们的伯姬,这是四。伤了他的国君的眼睛,这是五。凭仗着自己出众的才能,而不用美德,这更滋长了罪孽。他的继任或者将会敬奉德义以事奉神明,而使国运巩固,到时又怎么对待他?不讨伐有罪的人,却说‘将要等待他的后任,以后有理由了再去讨伐’,恐怕是不行的吧?凭仗着才能与人多,是亡国之道。商纣由于这样,所以灭亡。天违反时令便成灾害,地违反物性便成妖异,人民违反道德便是祸乱,有了祸乱便会产生妖异灾难。所以文字把正字反过来就成了乏字。这些狄人都存在了。”晋景公听从了他的话。六月癸卯,晋荀林父在曲梁打败了赤狄。辛亥,灭亡了潞国。酆舒逃到卫国,卫国人把他押送到晋国,晋国人杀死了他。
 
王孙苏和召氏、毛氏争做执政,派王子捷杀死召戴公与毛伯卫。最终立了召襄。
 
秋七月,秦桓公攻打晋国,驻扎在辅氏。壬午,晋景公在稷地举行军事演习,强行占取了狄人的土地,立了黎侯后回返。到达洛地,魏颗在辅氏打败秦国军队,俘虏了杜回,他是秦国的力士。
 
起初,魏武子有宠妾,没有生儿子。武子生病,命魏颗说:“我死后你一定要把她嫁出去。”到病危时,又说:“一定要把她殉葬。”到魏武子死后,魏颗把她嫁了,说:“病重时神智昏乱,我听从他清醒时的话。”到了辅氏这一役,魏颗见到有个老人把草打成结来遮拦杜回,杜回被绊倒在地,所以把他俘虏了。夜里,魏颗梦见老人说:“我是你所嫁女子的父亲。你执行你先人清醒时的命令,我以此作为报答。”
 
晋景公赏赐给荀林父狄人的奴隶一千户,也赏赐给士渥浊瓜衍县城,说:“我获得狄人的土地,是你的功劳。没有你,我就失去了荀林父。”羊舌职对这次赏赐解释说:“《周书》所说的‘使用可用的人,尊敬可尊敬的人’,就是说的这类事。士渥浊以为荀林父可用,君王相信他的话,同时也任用士渥浊,这就称作明德。文王所以创建周朝,也没超过这些。因此《诗》说:‘把利益赐给天下,创立了周朝。’这是说周文王能够施予。遵循这个法则,有什么事办不成呢?”
 
晋景公派遣赵同到周朝进献俘虏的狄人,赵同不恭敬。刘康公说:“不出十年,赵同一定有大灾难,上天已经夺去他的魂魄了。”
 
开始按田亩多少征税,这是不合乎礼的。所征的谷子不应超出赋税的规定,这是为了使财产丰富。
 
冬,蝗虫的幼虫遍生,发生饥荒。《春秋》记载此事,是表示庆幸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