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公四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四年春〔1〕,宋公使华元来聘〔2〕。
 
三月壬申,郑伯坚卒。
 
杞伯来朝〔3〕。
 
夏四月甲寅,臧孙许卒。
 
公如晋。
 
葬郑襄公。
 
秋,公至自晋。
 
冬,城郓〔4〕。
 
郑伯伐许〔5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四年:公元前587年。
〔2〕宋公:宋共公。
〔3〕杞伯:杞桓公。
〔4〕郓:在今山东郓城县东。
〔5〕郑伯:郑悼公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四年春,宋华元来聘,通嗣君也〔1〕。
 
杞伯来朝,归叔姬故也〔2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嗣君:指宋共公。
〔2〕叔姬:鲁女嫁杞伯为夫人者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夏,公如晋,晋侯见公,不敬。季文子曰:“晋侯必不免。《诗》曰:‘敬之敬之,天惟显思,命不易哉〔1〕!’夫晋侯之命在诸侯矣,可不敬乎?”秋,公至自晋,欲求成于楚而叛晋,季文子曰:“不可。晋虽无道,未可叛也。国大臣睦,而迩于我,诸侯听焉,未可以贰。史佚之志有之,曰: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’楚虽大,非吾族也,其肯字我乎〔2〕?”公乃止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所引诗见《诗·周颂·敬之》。
〔2〕字:爱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十一月,郑公孙申帅师疆许田,许人败诸展陂〔1〕。郑伯伐许,取鉏任、泠敦之田〔2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展陂:在今河南许昌市西北。
〔2〕鉏任、泠敦:均在许昌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栾书将中军,荀首佐之,士燮佐上军,以救许伐郑,取汜、祭〔1〕。楚子反救郑,郑伯与许男讼焉〔2〕,皇戌摄郑伯之辞〔3〕。子反不能决也,曰:“君若辱在寡君〔4〕,寡君与其二三臣共听两君之所欲,成其可知也〔5〕。不然,侧不足以知二国之成〔6〕。”
 
晋赵婴通于赵庄姬〔7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氾(fán):在今河南荥阳县西北。祭:在今河南郑州市北。
〔2〕许男:许灵公。
〔3〕摄:代。
〔4〕辱在寡君:外交辞令,意为去朝见楚王。
〔5〕成:判断是非曲直。
〔6〕侧:公子侧,即子反。
〔7〕赵婴:即赵婴齐。赵庄姬:赵朔之妻,成公女。此句与下年传文相连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四年春,宋共公派华元来我国聘问。
 
三月壬申,郑襄公坚去世。
 
杞桓公来我国朝见。
 
夏四月甲寅,臧孙许去世。
 
成公去晋国。
 
安葬郑襄公。
 
秋,成公从晋国回国。
 
冬,修筑郓地城墙。
 
郑悼公攻打许国。
 
[传]
 
四年春,宋华元来我国聘问,是为他新继位的国君通好。
 
杞桓公来我国朝见,是为了要休弃叔姬的缘故。
 
夏,成公去晋国,晋景公会见成公,不恭敬。季文子说:“晋侯一定难以免除祸患。《诗》说:‘处事警惕又警惕,天理昭彰不可欺,保全国运实不易!’晋侯的命运决定于诸侯,怎么能不警惕呢?”秋,成公从晋国回国,想要向楚国请求和好而背叛晋国,季文子说:“不行。晋国虽然无道,但不可以背叛。他国家大、臣子和睦,而且靠近我国,诸侯听从他命令,不能够背离他。史佚的记载中有这样一句话,说:‘不是我相同的种族,他的心意必然不同。’楚国虽然大,但不是我们的同族,他怎么肯爱护我们呢?”成公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 
冬十一月,郑公孙申率领军队划定所占许国田地的疆界,许国人在展陂打败了他。郑悼公攻打许国,占领鉏任、泠敦的田地。
 
晋栾书率领中军,荀首辅佐他,士燮辅佐上军,去救援许国,攻打郑国,占领了氾地、祭地。楚子反率兵救援郑国,郑悼公与许灵公在子反面前互相指责对方。皇戌代表郑悼公发言,子反无法判定谁是谁非,说:“二位国君如果肯屈驾去问候寡君,寡君和他的几位臣子一起听取二位国君的要求,是非曲直就可以判明了。不这样的话,我不足以确定二国哪一国有理。”
 
晋赵婴与赵庄姬私通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