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公三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三年春〔1〕,王正月,公会晋侯、宋公、卫侯、曹伯伐郑〔2〕。
 
辛亥,葬卫穆公。
 
二月,公至自伐郑。
 
甲子,新宫灾〔3〕,三日哭。
 
乙亥,葬宋文公。
 
夏,公如晋。
 
郑公子去疾帅师伐许。
 
公至自晋。
 
秋,叔孙侨如帅师围棘〔4〕。
 
大雩。
 
晋郤克、卫孙良夫伐廧咎如〔5〕。
 
冬十有一月,晋侯使荀庚来聘。
 
卫侯使孙良夫来聘。
 
丙午,及荀庚盟。
 
丁未,及孙良夫盟。
 
郑伐许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三年:公元前588年。
〔2〕晋侯:晋景公。宋公:宋共公。卫侯:卫定公。曹伯:曹宣公。
〔3〕新宫:宣公庙。
〔4〕棘:在今山东肥城县南。
〔5〕廧咎如:见僖公二十三年注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三年春,诸侯伐郑,次于伯牛〔1〕,讨邲之役也。遂东侵郑。郑公子偃帅师御之〔2〕,使东鄙覆诸鄤〔3〕,败诸丘舆〔4〕。皇戌如楚献捷。
 
夏,公如晋,拜汶阳之田。
 
许恃楚而不事郑,郑子良伐许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伯牛:当为郑西部地名,具体所在无考。
〔2〕公子偃:郑穆公子。
〔3〕覆:埋伏。鄤(mǎn):当为郑东部地名。
〔4〕丘舆:郑地,今无考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人归公子穀臣与连尹襄老之尸于楚,以求知罃。于是荀首佐中军矣,故楚人许之。王送知罃,曰:“子其怨我乎?”对曰:“二国治戎〔1〕,臣不才,不胜其任,以为俘馘〔2〕。执事不以衅鼓,使归即戮,君之惠也。臣实不才,又谁敢怨?”王曰:“然则德我乎?”对曰:“二国图其社稷,而求纾其民〔3〕,各惩其忿以相宥也〔4〕,两释累囚以成其好〔5〕。二国有好,臣不与及〔6〕,其谁敢德?”王曰:“子归,何以报我?”对曰:“臣不任受怨〔7〕,君亦不任受德,无怨无德,不知所报。”王曰:“虽然,必告不穀。”对曰:“以君之灵,累臣得归骨于晋〔8〕,寡君之以为戮,死且不朽。若从君之惠而免之,以赐君之外臣首;首其请于寡君而以戮于宗,亦死且不朽。若不获命,而使嗣宗职,次及于事〔9〕,而帅偏师以修封疆,虽遇执事,其弗敢违〔10〕。其竭力致死,无有二心,以尽臣礼,所以报也。”王曰:“晋未可与争。”重为之礼而归之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治戎:治兵,作战。
〔2〕俘馘:这里仅为俘虏的意思。
〔3〕纾:舒缓。
〔4〕惩:懊悔。
〔5〕累囚:拘禁的囚犯。
〔6〕臣不与及:与臣无关。
〔7〕任:担负。
〔8〕累臣:被拘禁的臣子。
〔9〕次及于事:轮到我担任国家政事。
〔10〕违:避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秋,叔孙侨如围棘。取汶阳之田,棘不服,故围之。
 
晋郤克、卫孙良夫伐廧咎如,讨赤狄之余焉。廧咎如溃,上失民也〔1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杜注谓此为传释经之文,而经无“廧咎如溃”四字,是经阙此四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十一月,晋侯使荀庚来聘,且寻盟〔1〕。卫侯使孙良夫来聘,且寻盟〔2〕。公问诸臧宣叔曰:“中行伯之于晋也,其位在三〔3〕。孙子之于卫也,位为上卿,将谁先?”对曰:“次国之上卿当大国之中,中当其下,下当其上大夫。小国之上卿当大国之下卿,中当其上大夫,下当其下大夫。上下如是,古之制也。卫在晋,不得为次国。晋为盟主,其将先之。”丙午,盟晋,丁未,盟卫,礼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寻盟:寻元年赤棘之盟。
〔2〕寻盟:寻宣公七年之盟。
〔3〕位在三:晋郤克为中军主将,位第一;荀首佐中军,位第二;荀庚为上军主将,位第三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十二月甲戌,晋作六军。韩厥、赵括、巩朔、韩穿、荀骓、赵旃皆为卿〔1〕,赏鞌之功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荀骓:时将晋国新下军。后谥文子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齐侯朝于晋,将授玉〔1〕。郤克趋进曰:“此行也,君为妇人之笑辱也,寡君未之敢任。”晋侯享齐侯。齐侯视韩厥〔2〕,韩厥曰:“君知厥也乎〔3〕?”齐侯曰:“服改矣。”韩厥登,举爵曰:“臣之不敢爱死,为两君之在此堂也。”〔4〕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授玉:朝见时礼节之一。
〔2〕视:盯住。
〔3〕知:认识。
〔4〕韩厥此语因郤克挖苦齐顷公太过分,所以补救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荀罃之在楚也,郑贾人有将寘诸褚中以出〔1〕。既谋之,未行,而楚人归之。贾人如晋,荀罃善视之,如实出己。贾人曰:“吾无其功,敢有其实乎?吾小人,不可以厚诬君子〔2〕。”遂适齐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褚:装衣物用的囊。
〔2〕诬:欺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三年春,周历正月,成公会合晋景公、宋共公、卫定公、曹宣公攻打郑国。
 
辛亥,安葬卫穆公。
 
二月,成公从攻打郑国战役中回国。
 
甲子,新宫火灾,哭泣三天。
 
乙亥,安葬宋文公。
 
夏,成公去晋国。
 
郑公子去疾率领军队攻打许国。
 
成公从晋国回来。
 
秋,叔孙侨如率领军队包围棘邑。
 
举行求雨的祭祀。
 
晋郤克、卫孙良夫攻打廧咎如。
 
冬十一月,晋景公派荀庚来我国聘问。
 
卫定公派孙良夫来我国聘问。
 
丙午,与荀庚订立盟约。
 
丁未,与孙良夫订立盟约。
 
郑国攻打许国。
 
[传]
 
三年春,诸侯攻打郑国,驻扎在伯牛,讨伐邲地战役郑国欺骗晋国之罪。于是东进侵袭郑国。郑公子偃率领军队抵御,命东部边境的军队埋伏在鄤地,在丘舆打败了诸侯的军队。皇戌去楚国进献俘虏。
 
夏,成公去晋国,拜谢得到汶水以北的田地。
 
许国依仗与楚国友好而不事奉郑国,郑子良攻打许国。
 
晋国人把公子穀臣与连尹襄老的尸体送还楚国,要求交换知罃。这时候荀首已经辅佐中军了,所以楚国人答应了。楚共王为知罃送行,说:“你怨恨我吗?”知罃回答说:“二国交战,下臣不才,不能胜任,所以做了俘虏。君王的左右没有用我的血来涂鼓面,让我回国接受诛戮,这是君王对我的恩惠。下臣实在没有才能,又敢怨恨谁?”楚共王说:“那么你感激我吗?”知罃回答说:“二国为自己的国家利益打算,希望让人民松口气,各自懊悔自己当初的怨恨而相互宽恕,双方释放被拘禁的人,建立友好关系。两国友好,与下臣没有关系,又敢感激谁呢?”楚共王说:“你回去,用什么报答我?”知罃说:“下臣没有什么可怨恨的,君王也对我没有什么恩德,没有怨恨没有恩德,就不知道要报答什么。”楚共王说:“尽管这样,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的想法。”知罃说:“因为君王的威灵,我这个被囚禁的臣子能够带着这身骨头回到晋国,寡君如果加以诛戮,死且不朽。如果由于君王的恩惠而免受惩罚,把我赐给君王的外臣荀首,荀首向寡君请求而按家法把下臣在宗庙中诛戮,也死而不朽。如果得不到寡君的同意,而让下臣继承宗子的职位,按次序承担国家政事,率领部分军队治理边疆,虽然碰到君王的左右,我不敢避让,竭尽全力一直到战死,也不会有其他信念,以尽到做臣子的职责,这就是所报答君王的。”楚共王说:“晋国是不能够与它争斗的。”于是对知罃重加礼遇后放他回去。
 
秋,叔孙侨如包围棘邑。收取汶水以北的田地,棘人不肯归服,所以包围它。
 
晋郤克、卫孙良夫攻打廧咎如,是讨伐赤狄人的残余。廧咎如溃败,因为它的部落主得不到人民拥护。
 
冬十一月,晋景公派荀庚来我国聘问,并重温过去的盟约。卫定公派孙良夫来我国聘问,并重温过去的盟约。成公向臧宣叔询问说:“荀庚在晋国,排位列第三。孙良夫在卫国,位为上卿,应该让谁在前?”臧宣叔回答说:“次等国家的上卿相当于大国的中卿,中卿相当于大国的下卿,下卿相当于大国的上大夫。小国的上卿相当于大国的下卿,中卿相当于大国的上大夫,下卿相当于大国的下大夫。位次相比是这样,这是古代的制度。卫国与晋国比,称不上次等国家。晋国为盟主,应该让它排在前面。”丙午,与晋结盟,丁未,与卫结盟,这是合乎礼的。
 
十二月甲戌,晋国组建六军。韩厥、赵括、巩朔、韩穿、荀骓、赵旃都任卿,是犒赏鞌地战役的功劳。
 
齐顷公到晋国去朝见,将要举行授玉礼节。郤克快步上前说:“这一次,君王是因为妇人的戏笑而受辱,寡君不敢受礼。”晋景公设享礼款待齐顷公。齐顷公盯住韩厥看,韩厥说:“君王认识我吗?”齐顷公说:“服装换过了。”韩厥登上台阶,举起酒爵说:“下臣在战斗中不惜牺牲,为的就是两国国君和睦共处在这堂上。”
 
荀罃在楚国时,有个郑国商人打算把他放在大口袋中带出楚国,已经计划好了,还没实施,而楚国人把荀罃放了。商人到晋国去,荀罃待他很好,就像他真的救出了自己一样。商人说:“我没有这样的功劳,岂敢接受与有功劳一样的接待?我是小人,不能这样欺骗君子。”于是就到齐国去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