哀公十四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十有四年春〔1〕,西狩获麟〔2〕。
 
小邾射以句绎来奔〔3〕。
 
夏四月,齐陈恒执其君〔4〕,寘于舒州〔5〕。
 
庚戌,叔还卒。
 
五月庚申朔,日有食之。陈宗竖出奔楚。
 
宋向魋入于曹以叛。
 
莒子狂卒。
 
六月,宋向魋自曹出奔卫〔6〕。
 
宋向巢来奔。
 
齐人弑其君壬于舒州〔7〕。
 
秋,晋赵鞅帅师伐卫。
 
八月辛丑,仲孙何忌卒。
 
冬,陈宗竖自楚复入于陈,陈人杀之。
 
陈辕买出奔楚。
 
有星孛。
 
饥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十有四年:公元前481年。
〔2〕《公羊》、《穀梁》均到此为止。各家均云孔子伤麟之死,叹“吾道穷矣”,故修《春秋》,绝笔于获麟。
〔3〕射:小邾大夫。句绎:在今山东邹县。
〔4〕陈恒:即陈成子。
〔5〕舒州:或谓在今河北大城县。
〔6〕曹:原曹国,宋灭曹后为向魋采邑。
〔7〕壬:齐简公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十四年春,西狩于大野〔1〕,叔孙氏之车子鉏商获麟〔2〕,以为不祥,以赐虞人。仲尼观之,曰:“麟也。”然后取之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大野:泽名,在今山东巨野一带。
〔2〕车:御者。子鉏商:子鉏氏,名商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小邾射以句绎来奔,曰:“使季路要我〔1〕,吾无盟矣。”使子路,子路辞。季康子使冉有谓之曰:“千乘之国〔2〕,不信其盟,而信子之言,子何辱焉?”对曰:“鲁有事于小邾,不敢问故,死其城下可也。彼不臣而济其言〔3〕,是义之也,由弗能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季路:即子路。要:约言。
〔2〕千乘之国:指鲁。
〔3〕济:成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齐简公之在鲁也,阚止有宠焉〔1〕。及即位,使为政。陈成子惮之,骤顾诸朝。诸御鞅言于公曰〔2〕:“陈、阚不可并也,君其择焉。”弗听。子我夕〔3〕,陈逆杀人〔4〕,逢之,遂执以入。陈氏方睦,使疾,而遗之潘沐〔5〕,备酒肉焉,飨守囚者,醉而杀之,而逃。子我盟诸陈于陈宗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杜注:“简公,悼公阳生子壬也。阚止,子我也。事在六年。”
〔2〕鞅:齐大夫。
〔3〕夕:暮见。
〔4〕陈逆:字子行。
〔5〕潘沐:米汁,古人用以洗头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初,陈豹欲为子我臣〔1〕,使公孙言己〔2〕,已有丧而止。既,而言之,曰:“有陈豹者,长而上偻,望视〔3〕,事君子必得志。欲为子臣,吾惮其为人也,故缓以告。”子我曰:“何害?是其在我也。”使为臣。他日,与之言政,说,遂有宠。谓之曰:“我尽逐陈氏,而立女,若何?”对曰:“我远于陈氏矣。且其违者,不过数人,何尽逐焉?”遂告陈氏。子行曰:“彼得君,弗先,必祸子。”子行舍于公宫。夏五月壬申,成子兄弟四乘如公。子我在幄,出,逆之。遂入,闭门〔4〕。侍人御之,子行杀侍人。公与妇人饮酒于檀台〔5〕,成子迁诸寝。公执戈,将击之。大史子余曰:“非不利也,将除害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陈豹:字子皮,陈文子之孙。
〔2〕公孙:齐大夫。
〔3〕望视:仰视。
〔4〕杜注:“成子入,反闭门,不内子我。”
〔5〕檀台:在临淄城东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成子出舍于库,闻公犹怒,将出,曰:“何所无君?”子行抽剑,曰:“需〔1〕,事之贼也。谁非陈宗?所不杀子者,有如陈宗!”乃止。子我归,属徒,攻闱与大门〔2〕,皆不胜,乃出。陈氏追之,失道于弇中〔3〕,适丰丘〔4〕。丰丘人执之,以告,杀诸郭关〔5〕。成子将杀大陆子方〔6〕,陈逆请而免之,以公命取车于道。及耏〔7〕,众知而东之。出雍门〔8〕,陈豹与之车,弗受,曰:“逆为余请,豹与余车,余有私焉。事子我而有私于其仇,何以见鲁、卫之士?”东郭贾奔卫〔9〕。庚辰,陈恒执公于舒州。公曰:“吾早从鞅之言,不及此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需:迟疑懦弱。
〔2〕闱:宫墙小门。
〔3〕弇中:在临淄西南。
〔4〕丰丘:不详。杜注谓“陈氏邑”。
〔5〕郭关:齐都外城门。
〔6〕子方:阚止臣,大陆氏。
〔7〕耏:即时,在齐与鲁交界处。
〔8〕雍门:齐都城门。
〔9〕东郭贾:即子方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宋桓魋之宠害于公〔1〕。公使夫人骤请享焉,而将讨之。未及,魋先谋公,请以鞌易薄〔2〕,公曰:“不可。薄,宗邑也。”乃益鞌七邑,而请享公焉。以日中为期,家备尽往〔3〕。公知之,告皇野曰〔4〕:“余长魋也。今将祸余,请即救。”司马子仲曰:“有臣不顺,神之所恶也,而况人乎?敢不承命。不得左师不可〔5〕,请以君命召之。”左师每食击钟。闻钟声,公曰:“夫子将食。”既食,又奏。公曰:“可矣。”以乘车往,曰:“迹人来告曰〔6〕:‘逢泽有介麇焉〔7〕。’公曰:‘虽魋未来,得左师,吾与之田,若何?’君惮告子。野曰:‘尝私焉。’君欲速,故以乘车逆子。”与之乘,至,公告之故,拜,不能起。司马曰:“君与之言。”公曰:“所难子者,上有天,下有先君。”对曰:“魋之不共,宋之祸也。敢不唯命是听。”司马请瑞焉〔8〕,以命其徒攻桓氏。其父兄故臣曰:“不可。”其新臣曰:“从吾君之命。”遂攻之。子颀骋而告桓司马〔9〕。司马欲入,子车止之〔10〕,曰:“不能事君,而又伐国,民不与也,只取死焉。”向魋遂入于曹以叛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杜注:“恃宠骄盈。”公:宋景公。
〔2〕鞌、薄:鞌在今山东定陶县,桓魋(即向魋)邑;薄即“亳”,在今河南商丘市南,公邑。
〔3〕家备:私人甲士。
〔4〕皇野:司马子仲。
〔5〕左师:桓魋之兄向巢。
〔6〕迹人:掌管田猎、辨认野兽足迹的官。
〔7〕逢泽:在今商丘市南。介:孤。
〔8〕瑞:符节。
〔9〕子颀:桓魋弟。桓司马:即桓魋。
〔10〕子车:亦桓魋之弟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六月,使左师巢伐之,欲质大夫以入焉〔1〕。不能,亦入于曹,取质。魋曰:“不可。既不能事君,又得罪于民,将若之何?”乃舍之。民遂叛之。向魋奔卫。向巢来奔,宋公使止之,曰:“寡人与子有言矣,不可以绝向氏之祀。”辞曰:“臣之罪大,尽灭桓氏可也。若以先臣之故,而使有后,君之惠也。若臣则不可以入矣。”司马牛致其邑与珪焉〔2〕,而适齐。向魋出于卫地,公文氏攻之,求夏后氏之璜焉。与之他玉,而奔齐,陈成子使为次卿。司马牛又致其邑焉,而适吴。吴人恶之,而反〔3〕。赵简子召之,陈成子亦召之,卒于鲁郭门之外,阬氏葬诸丘舆〔4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杜注:“巢不能克魋,恐公怒,欲得国内大夫为质还入国。”
〔2〕司马牛:桓魋弟。珪:守邑符信。
〔3〕反:回宋国。
〔4〕阮氏:鲁人。丘舆:在今山东费县西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甲午,齐陈恒弑其君壬于舒州。孔丘三日齐〔1〕,而请伐齐三。公曰:“鲁为齐弱久矣,子之伐之,将若之何?”对曰:“陈恒弑其君,民之不与者半。以鲁之众,加齐之半,可克也。”公曰:“子告季孙。”孔子辞,退而告人曰:“吾以从大夫之后也〔2〕,故不敢不言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齐:斋戒。
〔2〕杜注:“尝为大夫而去,故言后。”
 
 
【原文】
 
初,孟孺子泄将圉马于成〔1〕,成宰公孙宿不受,曰:“孟孙为成之病〔2〕,不圉马焉。”孺子怒,袭成。从者不得入,乃反。成有司使,孺子鞭之。秋八月辛丑,孟懿子卒。成人奔丧〔3〕,弗内。袒免哭于衢,听共,弗许。惧,不归〔4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泄:孟懿子之子孟武伯。圉:畜养。
〔2〕孟孙:孟懿子。病:人民贫困。
〔3〕成人:指成宰。
〔4〕此条与下一条原为一条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十四年春,在西部打猎捉获麒麟。
 
小邾射带着句绎来投奔我国。
 
夏四月,齐陈恒拘禁他的国君,安置在舒州。
 
庚戌,叔还去世。
 
五月庚申朔,发生日食。陈宗竖出逃到楚国。
 
宋向魋进入曹邑发起叛乱。
 
莒子狂去世。
 
六月,宋向魋从曹邑出逃到卫国。
 
宋向巢逃来我国。
 
齐国人在舒州杀死他们的国君壬。
 
秋,晋赵鞅率领军队攻打卫国。
 
八月辛丑,仲孙何忌去世。
 
冬,陈宗竖从楚国再次进入陈国,陈国人把他杀了。
 
陈辕买出逃到楚国。
 
出现彗星。
 
发生饥荒。
 
[传]
 
十四年春,在西部大野打猎,叔孙氏的御者子鉏商捉获麒麟,认为不吉祥,把它赐给虞人。孔子去观看,说:“这是麒麟。”然后把它带走。
 
小邾射带着句绎来投奔我国,说:“派子路来和我口头约定,我不需立盟誓。”派子路去,子路推辞。季康子派冉有对他说:“对千乘之国,不相信他们的盟誓,而相信您的话,对您有什么屈辱呢?”子路回答说:“鲁国对小邾国发动战争,我不敢质询原因,战死在他们城下在所不辞。现在他不守臣道我却让他的话得以实现,这就是认为他的行为合乎义,我办不到。”
 
齐简公在鲁国时,阚止得到宠爱。到齐简公即位,让阚止执政。陈成子害怕阚止,在朝廷上多次回头看他。御者鞅对齐简公说:“陈氏、阚氏不能并用,君王还是选用其一。”齐简公不听。阚止晚上去见简公,碰上陈逆杀人,就把他抓起来带进宫去。陈氏家族这时十分和睦,就让陈逆装病,而派人送进洗头的米汤,还备有酒肉,招待看守们,把看守灌醉后杀了,陈逆就逃走了。阚止与陈氏家族在宗主家中设盟。
 
起初,陈豹谋求做阚止的家臣,让公孙推荐自己,不久因为有丧事,没有办。丧事结束,公孙对阚止谈起,说:“有个叫陈豹的,身材高大而有些驼背,眼睛总朝上看,他事奉君子一定能使君子满意。他想做您的家臣,我对他的为人有些担心,所以拖了段时间才告诉您。”阚止说:“有什么害处?主动权在我手中。”就让陈豹做家臣。过了些日子,阚止与陈豹讨论政事,阚止对他悦服,于是就对他宠信,对他说:“我把陈氏全都赶走,而立你为继承人,怎么样?”陈豹说:“我是陈氏的远支。再说对您不满的不过几个人,何必要全把他们赶走?”陈豹接着就把这事告诉了陈氏。陈逆说:“他得到君王宠信,不先动手,一定会加害于您。”成子就让陈逆住进公宫。夏五月壬申,陈成子兄弟四人乘一辆车去见齐简公。阚止从帐篷中出来,迎接他们。成子兄弟进内,把阚止关在门外。侍者抵御他们,陈逆把侍者杀了。齐简公与妇人在檀台饮酒,成子把简公迁往寝宫。简公拿起戈,打算击打他们。太史子余说:“他们不是要对君王不利,是打算消除祸害。”
 
成子出外住到仓库里,听说简公怒气未消,打算出国,说:“什么地方没有君王?”陈逆拔出剑来,说:“迟疑懦弱,是危害大事的根本。谁不能做陈氏宗主?你走我要不杀死你,有陈氏历代宗主作证。”成子便不再出走。阚止回到家,聚集部下,攻打公宫的小门与大门,都没取胜,于是就出逃。陈氏追击他们,阚止在弇中迷了路,去了丰丘。丰丘人把他们抓了起来,向陈氏报告,把阚止杀死在外城门。成子打算杀死大陆子方,陈逆为他求情赦免了他,假托齐简公的命令拦了路上的一辆车给他。子方到达耏地,众人知道了逼他往东走。他出了雍门,陈豹给他车子,他不接受,说:“陈逆为我求情,陈豹给我车子,我和他们私下有交情。事奉阚止而与他的仇人私下有交情,怎么去见鲁国、卫国的士?”子方就逃到了卫国。庚辰,陈成子在舒州拘禁了齐简公。齐简公说:“我如果早些听从鞅的话,不会到这个地步。”
 
宋桓魋凭仗受到景公宠爱骄盈自大因而对景公造成危害。景公让夫人数次邀请桓魋参加享礼,计划乘机诛杀他。还没来得及实施,桓魋先行策划对景公动手,要求用鞌地交换薄地。景公说:“不行。薄,是宋国的宗邑。”于是就加给鞌地七个城邑,桓魋请求设享礼宴请景公表示感谢。约定好时间在中午,他私家的甲士全都前往。景公知道后,告诉皇野说:“是我把桓魋养大的。现在他要加祸于我,请你赶快救救我。”皇野说:“有臣子不顺服,是神明所憎恶的,何况是人呢?我怎敢不服从命令。但不得到左师是不行的,请求以国君的名义召见他。”左师每次吃饭都要敲钟。听到了钟声,景公说:“他要吃饭了。”吃完饭,又敲钟。景公说:“可以去了。”皇野乘上辆车前往,说:“迹人来报告说:‘逢泽发现离群的麇。’君王说:‘虽然桓魋没有来,有左师在,我和他一起去打猎,怎么样?’君王难以向您开口,我说:‘我与他试着私下谈谈看。’君王想要快些,所以我乘车前来迎接您。”左师与皇野乘上一辆车,到了宫里,景公把召见他的缘故告诉他。左师下拜,很久站不起来。皇野说:“君王与他约言。”景公说:“如果把祸难加到您身上,上有天,下有先君!”左师回答说:“桓魋不恭敬,是宋国的祸患。岂敢不唯命是听。”皇野请颁发符节,以命令他的部下攻打桓魋。他的父兄及旧臣说“不行”,他的新臣说“服从我们国君的命令”。于是就攻打桓魋。子颀驾车疾驰去报告桓魋,桓魋打算攻进城去,子车阻止了他,说:“不能事奉国君,又攻打自己国家,人民不会支持我们,只是自找死路。”桓魋就进入曹邑反叛。
 
六月,派左师向巢攻打曹邑,没取胜,左师想得到大夫为人质然后回都。没能办到,就进入曹邑,取曹地人为人质。桓魋说:“这样不行。既不能事奉国君,又得罪了人民,打算怎么办?”于是放了人质。人民因此就背叛了向巢与桓魋。桓魋逃往卫国。向巢逃来我国,宋景公派人挽留他,说:“寡人与你有过约定了,不能够断绝向氏的祭祀。”向巢辞谢说:“臣的罪很大,把桓氏全都灭亡也是应该的。如果因为先臣的缘故,让桓氏有继承人,这是君王的恩惠。至于我是不能回国的了。”司马牛交回了他的封邑与玉珪,去了齐国。桓魋在卫地,公文氏进攻他,向他索讨夏后氏的璜玉。桓魋给了公文氏其他玉,出逃到齐国,陈成子让他担任次卿。司马牛又交出齐国人给的封邑,去了吴国。吴国人讨厌他,他就回到了宋国。赵简子召唤他去晋国,陈成子也召唤他,路上死在鲁国都城外城门外,阬氏把他安葬在丘舆。
 
甲午,齐陈成子在舒州杀死他的国君壬。孔子斋戒三日,三次请求攻打齐国。哀公说:“鲁国被齐国削弱为期很久了,您要攻打他们,准备怎么办?”孔子回答说:“陈恒杀死他的国君,人民有一半人不支持他。以鲁国的民众,加上齐国的一半人,能战胜他们。”哀公说:“您去告诉季孙。”孔子辞谢,退出后告诉别人说:“我因为曾经排在大夫们后面,所以不敢不说。”
 
起初,孟孺子泄打算在成邑养马,成宰公孙宿不肯,说:“孟孙因为成邑人民贫困,不在这里养马。”孟孺子发怒,袭击成邑,跟从的人不能攻入,因此就回返。成邑有司使,孟孺子鞭打他。秋八月辛丑,孟懿子去世。成邑宰奔丧,孟孺子不让他进去。成宰脱去上衣、帽子在大路上哭,要求供驱使。孟孺子不答应。成宰害怕,不敢回去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