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公十一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十有一年春〔1〕,王正月。
 
夏五月戊寅,公败宋师于鄑〔2〕。
 
秋,宋大水。
 
冬,王姬归于齐〔3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十有一年:公元前683年。
〔2〕鄑(zī):鲁地,具体所在不详。
〔3〕鲁为主婚人,故记载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十一年夏,宋为乘丘之役故侵我。公御之,宋师未陈而薄之〔1〕,败诸鄑。凡师,敌未陈曰败某师,皆陈曰战,大崩曰败绩〔2〕,得儁曰克〔3〕,覆而败之曰取某师〔4〕,京师败曰王师败绩于某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陈:列成阵势。薄:迫近。
〔2〕大崩:大败崩溃。
〔3〕得儁:战胜而俘获敌军中雄儁之士。
〔4〕覆:埋伏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秋,宋大水。公使吊焉〔1〕,曰:“天作淫雨〔2〕,害于粢盛〔3〕,若之何不吊〔4〕?”对曰:“孤实不敬〔5〕,天降之灾,又以为君忧,拜命之辱。”臧文仲曰〔6〕:“宋其兴乎。禹、汤罪己〔7〕,其兴也悖焉〔8〕。桀、纣罪人,其亡也忽焉〔9〕。且列国有凶称孤〔10〕,礼也。言惧而名礼,其庶乎〔11〕。”既而闻之曰公子御说之辞也〔12〕。臧孙达曰〔13〕:“是宜为君,有恤民之心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吊:慰问。
〔2〕淫雨:大雨不停。
〔3〕粢盛:供祭祀用的禾黍。此指百谷。
〔4〕不吊:此指皇天不怜恤。
〔5〕孤:诸侯平日自称寡人,在凶、服称孤。
〔6〕臧文仲:即臧孙辰,鲁大夫。
〔7〕禹、汤罪己:禹曾下车泣囚,以为罪在自己;汤遇旱祷雨,有“罪当朕躬”之句。
〔8〕悖:同“勃”,盛状。
〔9〕忽:速度很快。
〔10〕有凶:指有凶荒之灾。〔11〕其庶:犹言“庶几于兴”,与上“宋其兴乎”呼应。
〔12〕公子御说:庄公子,闵公弟,后即位为桓公。
〔13〕臧孙达:即臧哀伯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,齐侯来逆共姬〔1〕。
 
乘丘之役,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〔2〕,公右歂孙生搏之〔3〕。宋人请之。宋公靳之〔4〕,曰:“始吾敬子,今子,鲁囚也,吾弗敬子矣。”病之〔5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齐侯:齐桓公。
〔2〕金仆姑:箭名。南宫长万:宋勇士,一作南宫万,又称宋万。
〔3〕右:车右。搏:活捉。
〔4〕靳:取笑,羞弄。
〔5〕病:怀恨,不满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十一年春,周历正月。
 
夏五月戊寅,庄公在鄑地打败宋国军队。
 
秋,宋国发大水。
 
冬,王姬出嫁到齐国。
 
[传]
 
十一年夏,宋国因为乘丘那次战役的缘故,进攻我国。庄公率兵抵御宋兵。宋国的军队还没有列成阵势,我军就迫近攻击,在鄑地打败了宋军。凡是作战,敌人还没列成阵势称作“败某师”,大家都摆好阵势称作“战”,大败崩溃称作“败绩”,战胜而俘获敌人勇士称作“克”,埋伏军队打败对方称作“取某师”,周朝的军队打败仗称作“王师败绩于某”。
 
秋,宋国发大水,庄公派人去慰问,说:“上天降大雨不停,危害了庄稼,怎么如此不顾念下民呢?”宋国君回答说:“这实在是孤对上天不敬重,上天降下灾害,还因此让贵国国君忧虑,敬承厚意,实不敢当。”臧文仲说:“宋国大概将兴盛了。禹、汤归罪自己,他们勃然而兴盛。桀、纣归罪别人,他们迅速灭亡。并且列国发生灾荒国君自称为‘孤’,这是合乎礼的。言词间戒惧而称呼上又合乎礼,他的兴盛大概是没问题了。”后来听到传闻说这是公子御说的话。臧孙达说:“这个人可以做国君,因为他有爱护人民的仁心。”
 
冬,齐桓公来我国迎娶共姬。
 
乘丘那一战役,庄公用金仆姑射中南宫长万,庄公的车右歂孙把他活捉了。宋国人请求我国放回了南宫长万。宋闵公嘲笑南宫长万,说:“从前我很敬重你,现在的你,是鲁国的囚犯,我不敬重你了。”南宫长万心中因此对闵公怀恨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