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公三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三年春〔1〕,王二月己巳,日有食之。
 
三月庚戌,天王崩〔2〕。
 
夏四月辛卯,君氏卒〔3〕。
 
秋,武氏子来求赙〔4〕。
 
八月庚辰,宋公和卒〔5〕。
 
冬十有二月,齐侯、郑伯盟于石门〔6〕。
 
癸未,葬宋穆公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三年:公元前720年。
〔2〕天王:周平王。
〔3〕君氏:即桓公母声子。
〔4〕武氏子:周大夫之嗣。时平王丧,新王未得行其爵命,听命于冢宰。鲁国当时不供奉周王丧,所以武氏子来求赙。赙:助丧用的金帛财物。
〔5〕宋公和:即宋穆公,名和,武公司空之子,宣公力之弟,在位九年。
〔6〕齐侯:齐僖公。齐国,侯爵,姜姓。郑伯:郑庄公。石门:齐地。在今山东平阴县北,长清县西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三年春,王三月壬戌,平王崩。赴以庚戌〔1〕,故书之。
 
夏,君氏卒。声子也。不赴于诸侯,不反哭于寝〔2〕,不祔于姑〔3〕,故不曰薨。不称夫人,故不言葬,不书姓。为公故,曰君氏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赴:同“讣”,讣告。周平王是壬戌日去世,想让诸侯早日临丧,故提早十二天,说是庚戌日死的。
〔2〕寝:帝王宗庙中的后殿,是存衣冠的地方。
〔3〕祔:祭名,将新死的人的神主放祖先神主旁合祭。姑:婆婆。按:夫人丧礼,例应讣告诸侯,反哭于寝,祔于祖姑。三礼成,才称“薨”,书“葬”,称“夫人”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郑武公、庄公为平王卿士〔1〕。王贰于虢〔2〕,郑伯怨王,王曰“无之”。故周、郑交质〔3〕,王子狐为质于郑〔4〕,郑公子忽为质于周〔5〕。王崩,周人将畀虢公政〔6〕。四月,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〔7〕。秋,又取成周之禾〔8〕。周、郑交恶〔9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卿士:周朝的执政官。
〔2〕贰于虢:指偏信虢公,想把政权分一部分归虢公。虢,指西虢公,仕于周。
〔3〕交质:交换人质。
〔4〕王子狐:周平王的儿子。
〔5〕郑公子忽:郑庄公太子,后即位为昭公。
〔6〕畀(bì):交给。
〔7〕祭足:即祭仲,郑大夫。温:周王畿内小国,地在今河南温县南。
〔8〕成周:周地,地在今河南洛阳市东。
〔9〕交恶:互相憎恨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君子曰:“信不由中〔1〕,质无益也。明恕而行〔2〕,要之以礼〔3〕,虽无有质,谁能间之〔4〕?苟有明信〔5〕,涧溪沼沚之毛〔6〕,蘩蕰藻之菜〔7〕,筐筥锜釜之器〔8〕,潢汙行潦之水〔9〕,可荐于鬼神〔10〕,可羞于王公〔11〕,而况君子结二国之信,行之以礼,又焉用质?《风》有《采蘩》、《采》〔12〕,《雅》有《行苇》、《泂酌》〔13〕,昭忠信也〔14〕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中:同“衷”,内心。
〔2〕明恕:互相体谅。
〔3〕要:约束。
〔4〕间:离间。
〔5〕明信:彼此了解,诚信相待。
〔6〕涧溪:都是山间小沟。沼沚(zhǐ):均为小池塘。毛:植物。这里指野草。
〔7〕:浅水中所长的植物。蘩:俗称白蒿,草本植物。蕰藻:聚集的水草。菜:此指野菜。
〔8〕筐筥(jǔ):竹制盛器,方叫筐,圆叫筥。锜釜:均为炊具。有脚的名锜,无脚的叫釜。
〔9〕潢:积水池。汙(wū):池塘。行潦:道路上的积水。
〔10〕荐:进献。
〔11〕羞:进奉食品。
〔12〕《采蘩》、《采》:均是《诗·召南》篇名,写妇女采集野菜以供祭祀。
〔13〕《行苇》、《泂酌》:均是《诗·大雅》篇名。《行苇》写周祖先宴享老人的仁德,歌颂忠厚。《泂酌》写汲取行潦之水供宴享。
〔14〕昭:表明。忠信:忠诚信用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武氏子来求赙,王未葬也。
 
宋穆公疾,召大司马孔父而属殇公焉〔1〕,曰:“先君舍与夷而立寡人〔2〕,寡人弗敢忘。若以大夫之灵〔3〕,得保首领以没〔4〕,先君若问与夷,其将何辞以对?请子奉之,以主社稷〔5〕,寡人虽死,亦无悔焉。”对曰:“群臣愿奉冯也〔6〕。”公曰:“不可。先君以寡人为贤,使主社稷,若弃德不让,是废先君之举也,岂曰能贤?光昭先君之令德,可不务乎〔7〕?吾子其无废先君之功。”使公子冯出居于郑。八月庚辰,宋穆公卒,殇公即位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孔父:名嘉,官大司马。属(zhǔ):嘱托,托付。殇公:名与夷,宣公之子,穆公之侄。
〔2〕先君:指宣公。寡人:诸侯谦词,意即寡德之人。
〔3〕灵:威灵。意即托各大夫之福,仗各位之力。
〔4〕保首领:即善终。
〔5〕社稷:本土谷之神,引申为国家。
〔6〕冯(píng):公子冯,后即位为庄公。
〔7〕务:专力从事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君子曰:“宋宣公可谓知人矣。立穆公,其子飨之〔1〕,命以义夫。《商颂》曰〔2〕:‘殷受命咸宜,百禄是荷〔3〕。’其是之谓乎!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飨:享受。宋宣公立穆公,穆公卒,仍以宣公子立之,故云“其子飨之”。
〔2〕《商颂》曰:下引诗见《诗·商颂·玄鸟》。
〔3〕荷:任,承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,齐、郑盟于石门,寻卢之盟也〔1〕。庚戌,郑伯之车偾于济〔2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寻:重续。卢:齐地,在今山东长清县西南。
〔2〕偾:翻倒。济:济水,在今山东境内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〔1〕,曰庄姜,美而无子,卫人所为赋《硕人》也〔2〕。又娶于陈〔3〕,曰厉妫,生孝伯,早死。其娣戴妫生桓公〔4〕,庄姜以为己子。
 
公子州吁,嬖人之子也〔5〕,有宠而好兵。公弗禁,庄姜恶之。石碏谏曰〔6〕:“臣闻爱子,教之以义方〔7〕,弗纳于邪。骄、奢、淫、泆〔8〕,所自邪也。四者之来,宠禄过也。将立州吁,乃定之矣,若犹未也,阶之为祸〔9〕。夫宠而不骄,骄而能降,降而不憾,憾而能眕者鲜矣〔10〕。且夫贱妨贵,少陵长,远间亲,新间旧〔11〕,小加大,淫破义,所谓六逆也。君义,臣行,父慈,子孝,兄爱,弟敬,所谓六顺也。去顺效逆,所以速祸也〔12〕。君人者将祸是务去〔13〕,而速之,无乃不可乎?”弗听。其子厚与州吁游〔14〕,禁之,不可。桓公立,乃老〔15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卫庄公:名扬,武公子,在位二十三年。东宫:太子所居。得臣:齐庄公的太子。
〔2〕《硕人》:见《诗·卫风》。诗写庄姜的美貌,车马服饰的讲究、婚姻的美满等。
〔3〕陈:国名,妫(guī)姓。
〔4〕娣:妹妹。一般指同嫁一个丈夫的妹妹。
〔5〕嬖(bì)人:受宠爱的人。此指宠妾。
〔6〕石碏(què):卫大夫。
〔7〕义方:指正确的礼仪规矩。
〔8〕泆:同“逸”,荒淫放荡。
〔9〕阶之为祸:成为酿成祸乱的阶梯。
〔10〕眕(zhèn):克制。
〔11〕新:州吁母后娶而得宠,故云新。
〔12〕速:招致。
〔13〕务:勉力从事。
〔14〕厚:石厚,石碏之子。
〔15〕老:告老退休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三年春,周历二月己巳,发生日食。
 
三月庚戌,周平王去世。
 
夏四月辛卯,君氏去世。
 
秋,武氏子来我国求取助平王丧事的礼物。
 
八月庚辰,宋穆公和去世。
 
冬十二月,齐僖公与郑庄公在石门结盟。
 
癸未,安葬宋穆公。
 
[传]
 
三年春,周历三月壬戌,周平王去世。讣告上写庚戌日,所以《春秋》载庚戌日。
 
夏,君氏去世。君氏就是声子。她去世没给诸侯发讣告,下葬后没回到宗庙去哭祭,没把神主放在婆婆的神主旁合祭,所以《春秋》不称她为“薨”。又因为不能称她为“夫人”,所以不记载她下葬,也不记载她的姓氏。因为她是隐公的母亲,所以称她为“君氏”。
 
郑武公、郑庄公先后任周平王的卿士。平王又偏信虢公,想把政权分一部分给虢公,郑庄公埋怨平王,平王说:“没有这样的事。”因此周、郑交换人质,王子狐到郑国去作人质,郑公子忽到周作为人质。平王去世,周人准备把政权交给虢公。四月,郑国的祭足带领军队割取了温地的麦子。秋天,又割取了成周的谷子。周、郑就此互相憎恨。
 
君子说:“诚信不是出自内心,交换人质是没有益处的。彼此互相体谅而后行事,以礼仪来加以约束,虽然没有什么抵押做保证,又有谁能离间他们呢?只要彼此了解诚信相待,涧溪、沼沚中长的野草,蘩、蕴藻一类野菜,筐、筥、锜、釜一类器具,浅池、行潦中的水,都可以供奉鬼神,可以献给王公,何况君子缔结两个国家间的信任,按礼仪行事,又哪里用得着人质?《国风》有《采蘩》、《采》篇,《大雅》有《行苇》、《泂酌》篇,就是为了表明忠诚信用。”
 
武氏子来我国求取助平王丧事的礼物,因为当时平王还没有下葬。
 
宋穆公生病,召见大司马孔父,把殇公托付给他,说:“先君不立与夷而立寡人为君,寡人不敢忘记。如果能托大夫的福,能够善终,先君如果问起与夷,我将用什么话来回答?请你事奉他,以主持国家,寡人虽然死去,也没有什么后悔的事了。”孔父回答说:“臣子们都愿意事奉公子冯。”穆公说:“不行。先君认为寡人贤惠,让寡人主持国家,如果丢弃道德不让位,这就废弃了先君的选拔,怎么称得上贤惠?发扬光大先君美好的品德,能不专心一意去做吗?您不要废弃了先君的功业。”于是令公子冯到郑国去居住。八月庚辰,宋穆公去世,宋殇公即位。
 
君子说:“宋宣公可称得上了解人了。他立穆公为君,他的儿子日后仍然得以为君,这是因为他的命令合乎道义吧!《商颂》说:‘殷商受命都合乎道义,所以蒙受了各种福禄。’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!”
 
冬,齐国与郑国在石门结盟,是重续当年在卢地结盟的友好关系。庚戌,郑庄公所乘的车子翻在济水中。
 
卫庄公所娶的是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,名叫庄姜,美貌而没有生儿子,就是卫国人作《硕人》诗赞美的那个人。庄公又娶陈国女子,名叫厉妫,生下孝伯,很小就死了。她的妹妹戴妫与庄公生下桓公,庄姜以桓公作为自己的儿子。
 
公子州吁是庄公宠妾所生的儿子,受到宠爱又喜欢武事。庄公不管束他,庄姜却很讨厌他。石碏劝谏庄公说:“我听说爱自己的儿子,就用正确的礼仪规矩来教导,不让他走入邪道。骄傲、奢侈、淫欲、放荡,是走入邪道的缘由。这四者所以产生,是宠爱过分的缘故。如果准备立州吁为太子,那就定下来;如果没有决定立他为太子,这样做就会成为酿成祸乱的阶梯。受到宠爱而不骄傲,骄傲而能安心于地位的下降,地位下降而能无所怨恨,怨恨而能自我克制,这样的人是很少的。再说卑贱的妨害高贵的,年幼的欺凌年长的,疏远的离间亲近的,新人离间旧人,权势小的超越权势大的,邪恶破坏道义,这就叫做六逆。国君行事合乎道义,臣子受命执行,父亲慈爱,儿子孝顺,哥哥友爱,弟弟恭敬,这就叫做六顺。去掉顺的而去效法逆的,这就是招致祸害的原因。作为人君应该勉力去消除祸害,现在却去招致祸害,恐怕这样做不妥当吧?”庄公不听从石碏的劝谏。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交游,石碏禁止他,但办不到。桓公即位,石碏就告老退休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