僖公二十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二十年春〔1〕,新作南门〔2〕。
 
夏,郜子来朝〔3〕。
 
五月乙巳,西宫灾〔4〕。
 
郑人入滑。
 
秋,齐人、狄人盟于邢。
 
冬,楚人伐随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二十年:公元前640年。
〔2〕南门,本名稷门,僖公重建,比别门高大,改名高门。
〔3〕郜子:郜为姬姓国,但据隐公十年、桓公二年经、传已亡于宋,故诸家解释不一,或谓是失地之君,或谓另是一郜。
〔4〕西宫:鲁宫名,鲁有东、西、北宫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二十年春,新作南门。书,不时也。凡启塞从时〔1〕。
 
滑人叛郑而服于卫。夏,郑公子士、泄堵寇帅师入滑〔2〕。
 
秋,齐、狄盟于邢,为邢谋卫难也。于是卫方病邢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启塞:启指城门阖扇。塞指贯门扇的横木,即键。《礼记·月令》谓仲春修阖扇,孟冬修键闭。
〔2〕公子士:郑大夫,郑文公子。泄堵寇:郑大夫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随以汉东诸侯叛楚。冬,楚鬥穀於菟帅师伐随,取成而还。君子曰:“随之见伐,不量力也。量力而动,其过鲜矣。善败由己〔1〕,而由人乎哉?《诗》曰:‘岂不夙夜?谓行多露〔2〕。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善败:同“成败”。
〔2〕所引诗见《诗·召南·行露》。夙夜,早晚,朝夕。这里是早夜的意思,即天未明。行,道路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宋襄公欲合诸侯,臧文仲闻之,曰:“以欲从人则可,以人从欲鲜济。”〔1〕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此条与下一年传当为一传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二十年春,重新建造南门。
 
夏,郜子来我国朝见。
 
五月乙巳,西宫发生火灾。
 
郑国人攻入滑国。
 
秋,齐国人、狄国人在邢国结盟。
 
冬,楚国人攻打随国。
 
[传]
 
二十年春,重新建造南门。《春秋》记载,是因为不符合时令。凡是修建城门门扇、门闩,应该在规定的时令中做。
 
滑国人背叛郑国而顺服卫国。夏,郑公子士、泄堵寇率领军队攻入滑国。
 
秋,齐国、狄国在邢国结盟,为邢国商议对付卫国加于邢国的祸难。这时候卫国才担忧邢国。
 
随国率领汉水以东的诸侯背叛楚国。冬,楚門穀於菟率领军队攻打随国,讲和后回国。君子说:“随国被人攻打,是由于没估量自己的力量。估量好自己的力量然后行动,遭受的祸害就少了。成功与失败在于自己,难道会在于别人?《诗》说:‘难道不想天不亮就赶路?实在怕道上沾满露珠。’”
 
宋襄公想要会合诸侯,臧文仲听说了,说:“把自己的欲望顺从于别人就可以,强迫别人服从自己的欲望就很少成功。”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