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公五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五年春〔1〕,王正月,王使荣叔归含〔2〕,且赗〔3〕。
 
三月辛亥,葬我小君成风。王使召伯来会葬〔4〕。
 
夏,公孙敖如晋。
 
秦人入鄀〔5〕。
 
秋,楚人灭六〔6〕。
 
冬十月甲申,许男业卒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五年:公元前622年。
〔2〕王:周襄王。荣叔:周大夫。含:死者口中所含珠玉。
〔3〕赗:以车马束帛助丧。
〔4〕召伯:召昭公,周卿。
〔5〕鄀:国名,时都商密,即今河南淅川县丹水古城。后迁湖北宜城县。
〔6〕六:国名,地在今安徽六安县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五年春,王使荣叔来含且赗〔1〕,召昭公来会葬,礼也。
 
初,鄀叛楚即秦,又贰于楚。夏,秦人入鄀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来含:一作“来归含”,与经一致。含且赗,天子对诸侯及夫人葬事之礼节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六人叛楚即东夷。秋,楚成大心、仲归帅师灭六〔1〕。冬,楚子燮灭蓼〔2〕。臧文仲闻六与蓼灭,曰:“皋陶、庭坚不祀忽诸〔3〕。德之不建,民之无援,哀哉!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仲归:即子家。
〔2〕蓼:国名,庭坚之后,地在今河南固始县。
〔3〕皋陶:六为皋陶之后。忽诸:忽焉,一转眼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阳处父聘于卫,反过宁〔1〕。宁嬴从之〔2〕,及温而还〔3〕。其妻问之。嬴曰:“以刚〔4〕。《商书》曰:‘沉渐刚克,高明柔克〔5〕。’夫子壹之〔6〕,其不没乎。天为刚德,犹不干时〔7〕,况在人乎?且华而不实〔8〕,怨之所聚也。犯而聚怨〔9〕,不可以定身。余惧不获其利而离其难〔10〕,是以去之。”
 
晋赵成子、栾贞子、霍伯、臼季皆卒〔11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宁:晋邑,在今河南获嘉县西北。
〔2〕宁嬴:掌逆旅的大夫。
〔3〕温:温山,在今河南修武县北。
〔4〕以:太。
〔5〕所引《商书》见《书·洪范》。沉渐,即沉潜,指柔和不外露。高明,性格高爽明朗。
〔6〕壹之:得其一,言刚而高明。
〔7〕不干时:不干犯四时顺序。
〔8〕华而不实:开花而不结果,喻言过其行。
〔9〕犯:指刚强便侵犯人。
〔10〕离:同“罹”,遭受。
〔11〕赵成子:赵衰。栾贞子:栾枝。霍伯:先且居。臼季:胥臣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五年春,周历正月,周襄王派荣叔来我国送上死者所含的珠玉,并送上丧仪。
 
三月辛亥,安葬我国夫人成风。周襄王派召伯来我国参加葬礼。
 
夏,公孙敖去晋国。
 
秦国人攻入鄀国。
 
秋,楚国人灭亡六国。
 
冬十月甲申,许僖公业去世。
 
[传]
 
五年春,周襄王派荣叔来我国送上死者所含的珠玉并送上丧仪,派召昭公来我国参加葬礼,这是合乎礼的。
 
起初,鄀国背叛楚国亲附秦国,后又亲附楚国。夏,秦国人攻入鄀国。
 
六国人背叛楚国亲附东夷。秋,楚成大心、仲归率领军队灭亡六国。冬,楚子燮灭亡蓼国。臧文仲听说六与蓼灭亡,说:“皋陶、庭坚转眼间就没有人祭祀他们了。德行不建立,人民无援助,伤心啊!”
 
晋阳处父到卫国去聘问,回来时经过宁地。宁嬴跟随他,到达温山又回来了。他妻子问原因,宁嬴说:“这个人太刚强。《商书》说:‘性格柔和的人要用刚强来克服,性格高爽明朗的人要用柔弱来克服。’这个人偏执其一,恐怕得不到善终吧。上天属于刚强的德行,尚且不干犯四时顺序,何况是人呢?而且华而不实,就会聚集怨恨。侵犯别人而聚集怨恨,不能够安定自身。我害怕得不到好处而蒙受灾难,所以离开他。”
 
晋赵成子、栾贞子、霍伯、臼季均去世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