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公六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六年春〔1〕,葬许僖公。
 
夏,季孙行父如晋〔2〕。
 
秋,季孙行父如晋。
 
八月乙亥,晋侯驩卒。
 
冬十月,公子遂如晋,葬晋襄公。
 
晋杀其大夫阳处父。
 
晋狐射姑出奔狄〔3〕。
 
闰月,不告月〔4〕,犹朝于庙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六年:公元前621年。
〔2〕季孙行父:季友孙。
〔3〕狐射姑:晋大夫,狐偃子,食邑于贾,字季,故一称贾季。
〔4〕告月:即告朔,每月以朔日告神,用特羊祭,祭后听朝(即听朔),然后祭于诸庙,谓朝庙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六年春,晋蒐于夷〔1〕,舍二军〔2〕。使狐射姑将中军,赵盾佐之〔3〕。阳处父至自温,改蒐于董〔4〕,易中军。阳子,成季之属也〔5〕,故党于赵氏,且谓赵盾能,曰:“使能,国之利也。”是以上之。宣子于是乎始为国政〔6〕,制事典〔7〕,正法罪〔8〕,辟狱刑〔9〕,董逋逃〔10〕,由质要〔11〕,治旧洿〔12〕,本秩礼〔13〕,续常职〔14〕,出滞淹〔15〕。既成,以授大傅阳子与大师贾佗〔16〕,使行诸晋国,以为常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夷:见庄公十六年注。
〔2〕舍二军:僖公三十一年,晋作五军,今裁减二军。恢复三军。
〔3〕赵盾:赵衰子。
〔4〕董:在今山西万荣县。一说在闻喜县东北。
〔5〕成季:赵衰谥号。
〔6〕宣子:赵盾。宣为谥号。
〔7〕事典:办事的章程规则。
〔8〕法罪:根据罪之大小设定刑罚,即刑法律令。
〔9〕辟狱刑:清理狱囚、积案。辟,理。
〔10〕董逋逃:督促追捕逃犯。董,督。
〔11〕由:用。质:契约。要:账目。
〔12〕洿(wū):污秽,指不便于民、不利于国的弊政。
〔13〕本秩礼:纠正、明确贵贱等级。
〔14〕续常职:有废阙的官,任贤使能,使恢复往常。
〔15〕出滞淹:荐举沉沦的贤能,授以官职。
〔16〕贾佗:晋卿,从晋文公出亡群臣之一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臧文仲以陈、卫之睦也,欲求好于陈。夏,季文子聘于陈,且娶焉。
 
秦伯任好卒,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、仲行、鍼虎为殉,皆秦之良也。国人哀之,为之赋《黄鸟》〔1〕。君子曰:“秦穆之不为盟主也宜哉!死而弃民。先王违世〔2〕,犹诒之法,而况夺之善人乎!《诗》曰:‘人之云亡,邦国殄瘁〔3〕。’无善人之谓。若之何夺之?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黄鸟:见《诗·秦风》。
〔2〕违世:离世,去世。
〔3〕所引诗见《诗·大雅·瞻卬》。殄瘁,病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古之王者知命之不长〔1〕,是以并建圣哲〔2〕,树之风声〔3〕,分之采物〔4〕,著之话言〔5〕,为之律度,陈之艺极〔6〕,引之表仪〔7〕,予之法制,告之训典〔8〕,教之防利〔9〕,委之常秩,道之礼则,使无失其土宜〔10〕,众隶赖之,而后即命。圣王同之。今纵无法以遗后嗣,而又收其良以死,难以在上矣。君子是以知秦之不复东征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知命之不长:知道自己不可能长生不老,总有一天会死去。
〔2〕并:普遍。圣哲:贤能的人。
〔3〕风声:风化声教。
〔4〕分之采物:分别按品级给予服饰。
〔5〕著:写在竹帛上。话言:善言。
〔6〕艺极:准则。
〔7〕表仪:表率。
〔8〕训典:先王之书。
〔9〕防利:限止不正当得利。
〔10〕土宜:因地制宜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秋,季文子将聘于晋,使求遭丧之礼以行〔1〕。其人曰:“将焉用之?”文子曰:“备豫不虞,古之善教也。求而无之,实难。过求何害?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遭丧之礼:遇到丧事所应备的应用物品。据《仪礼》,分为五等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八月乙亥,晋襄公卒。灵公少,晋人以难故〔1〕,欲立长君。赵孟曰〔2〕:“立公子雍。好善而长,先君爱之〔3〕,且近于秦。秦,旧好也。置善则固,事长则顺,立爱则孝,结旧则安。为难故,故欲立长君,有此四德者,难必抒矣。”贾季曰:“不如立公子乐。辰嬴嬖于二君〔4〕,立其子,民必安之。”赵孟曰:“辰嬴贱,班在九人〔5〕,其子何震之有〔6〕?且为二嬖〔7〕,淫也。为先君子,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,辟也〔8〕。母淫子辟,无威。陈小而远〔9〕,无援,将何安焉?杜祁以君故〔10〕,让偪姞而上之,以狄故〔11〕,让季隗而己次之。故班在四。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,为亚卿焉。秦大而近,足以为援,母义子爱,足以威民,立之不亦可乎?”使先蔑、士会如秦,逆公子雍。贾季亦使召公子乐于陈,赵孟使杀诸郫〔12〕。贾季怨阳子之易其班也〔13〕,而知其无援于晋也,九月,贾季使续鞫居杀阳处父。书曰:“晋杀其大夫。”侵官也〔14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难:患难。晋时有何难,史无记载。
〔2〕赵孟:即赵盾。
〔3〕先君:指晋文公。
〔4〕辰嬴:即晋怀公之妻怀嬴,后嫁文公。
〔5〕班:位次。
〔6〕震:威。
〔7〕二嬖:为二君所宠。
〔8〕辟:同“僻”,卑陋。
〔9〕陈小而远:公子乐时在陈国。
〔10〕杜祁:公子雍之母。君:指晋襄公,为偪姞之子。
〔11〕以狄故:狄为晋之强邻。
〔12〕郫:晋邑,在今河南济源县西。
〔13〕易其班:撤换他中军元帅的职务。
〔14〕侵官:逾越了职权。君王已命帅,阳处父改命他人,所以说他“侵官”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十月,襄仲如晋,葬襄公。
 
十一月丙寅,晋杀续简伯〔1〕。贾季奔狄。宣子使臾骈送其帑〔2〕。夷之蒐,贾季戮臾骈〔3〕,臾骈之人欲尽杀贾氏以报焉。臾骈曰:“不可。吾闻前志有之曰〔4〕‘敌惠敌怨,不在后嗣’,忠之道也。夫子礼于贾季,我以其宠报私怨,无乃不可乎?介人之宠〔5〕,非勇也。损怨益仇〔6〕,非知也。以私害公,非忠也。释此三者〔7〕,何以事夫子?”尽具其帑,与其器用财贿,亲帅扞之〔8〕,送致诸竟〔9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续简伯:即续鞫居。
〔2〕帑:同“孥”,妻子。
〔3〕戮:同“辱”。
〔4〕前志:当指以前的志书。
〔5〕介:因。
〔6〕损怨:减少我之怨气。
〔7〕释:舍弃。
〔8〕扞:保卫。
〔9〕竟:同“境”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闰月不告朔,非礼也。闰以正时〔1〕,时以作事〔2〕,事以厚生〔3〕,生民之道,于是乎在矣。不告闰朔,弃时政也,何以为民〔4〕?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正时:古人置闰于岁末,弥补差数,校正四时。
〔2〕作事:安排农事。
〔3〕厚生:使生活富足。
〔4〕为民:治民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六年春,安葬许僖公。
 
夏,季孙行父去晋国。
 
秋,季孙行父去晋国。
 
八月乙亥,晋襄公驩去世。
 
冬十月,公子遂去晋国,参加晋襄公葬礼。
 
晋国杀死他们的大夫阳处父。
 
晋狐射姑逃亡到狄。
 
闰月,没举行告朔仪式,仍然举行朝庙。
 
[传]
 
六年春,晋国在夷地阅兵,裁减二军,任命狐射姑率领中军,赵盾辅佐他。阳处父从温地来,改在董地阅兵,调换中军元帅。阳处父是赵衰的部下,所以偏袒赵氏,而且认为赵盾有才能,说:“任用有才能的人,是国家的利益。”所以提升赵盾为中军元帅。赵盾从这时候开始执掌国政,制订章程规则,修订刑法律令,清理狱囚积案,督促追捕逃犯,使用契约账册,清除旧政弊端,纠正混乱的等级制度,恢复废除的官职,荐举任用沉沦的贤人。政令法规制订后,交给太傅阳处父和太师贾佗,请他们在晋国施行,作为经常施行的法律。
 
臧文仲因为陈、卫二国和睦,想要与陈国友好。夏,季文子到陈国去聘问,并且娶陈女为妻。
 
秦穆公任好去世,用子车氏的三个儿子奄息、仲行、鍼虎殉葬,这三人都是秦国的贤良。国内的人哀悼他们,为他们赋《黄鸟》。君子说:“秦穆公没有做到盟主是恰当的!他死了后还对人民不利。先代君王去世时,还留下了法则,而何况夺去有利于百姓的好人呢!《诗》说:‘贤人的去世,使国家得到伤害。’这是说伤感失去了贤人。失去尚且如此,怎么还去夺走他们呢?”
 
古代的帝王明白自己不可能长生不老,所以广泛选任贤能,为他们树立风化声教,按等级分给他们不同的旌旗服装,把他们的有益的话著录成书,为他们制订法度,对他们公布准则,设立表率作为他们的引导,给予规章制度让他们使用,告诉他们祖先的训示,教导他们廉政不谋私利,委任他们一定的官职,训导他们行为合乎礼仪,让他们不要违背各地的民俗风物,让大家都信赖他们,然后才离开世上。这点圣人与先王相同。如今既没有法则留给后代借鉴,反而又使他们中的贤良殉葬而死,这就难以处在君王的位子上了。君子因此而知道秦国不能够再向东征伐了。
 
秋,季文子将去晋国聘问,派人求取遇到丧事所应备的应用物品。那人说:“准备用在什么地方?”文子说:“准备好应付意外的需要,这是古人的好教训。一旦要用却没有,就陷入困境。备而不用又有什么妨害?”
 
八月乙亥,晋襄公去世。灵公幼小,晋国人因为国家有难,想立年长的人为国君。赵盾说:“立公子雍。他乐于为善而又年长,先君文公喜爱他,而且他得到秦国的亲近。秦国,是我国的老朋友了。安排善良的人地位便能巩固,事奉年长的人别人就顺服,立先君所爱的人便合乎孝道,结交老朋友国家就安定。因为国家有难,所以要立年长的人为国君,他有这四项德行,祸难一定会得到缓解了。”贾季说:“不如立公子乐。辰嬴受到两个君王的宠爱,立她的儿子,人民一定会安定。”赵孟说:“辰嬴地位卑贱,位子排在第九,她的儿子有什么威望?并且她被两个国君宠爱,是淫荡。作为先君的儿子,不能够求得大国庇护而出居小国,这是卑陋。母亲淫荡而儿子卑陋,就没有威望。陈国小而且离得远,有事不能援助,怎么能巩固地位呢?杜祁因为国君的缘故,逊让偪姞而使她位居自己之上;因为狄人的缘故,逊让季隗而自己位居其下,所以排名第四。先君因为这个原因而喜爱她的儿子,让他出仕秦国,官做到亚卿。秦国大而且离我们近,有事足以救援,母亲有道义而儿子得到先君喜爱,足以威临人民,立他为君不也是可以的吗?”派先蔑、士会去秦国,迎接公子雍。贾季也派人到陈国召回公子乐,赵孟派人在郫地把他杀了。贾季怨恨阳处父撤销他中军元帅的职务,而且知道他在晋国没有人援助,九月,贾季派续鞫居杀死了阳处父。《春秋》记载“晋国杀死他们的大夫”不说是贾季,是因为阳处父逾越了职权。
 
冬十月,襄仲去晋国,参加晋襄公葬礼。
 
十一月丙寅,晋国杀死续鞫居。贾季逃亡到狄。宣子派臾骈让他送去贾季的妻子。在夷地阅兵的时候,贾季曾经侮辱臾骈,臾骈手下的人想把贾家的人全都杀了以报仇。臾骈说:“不可以。我听说以前的志书上有这样的话:‘对人有恩惠不要指望他的后代偿还,对人有仇怨不要向他的后代报复。’这合乎忠诚之道。赵盾对贾季以礼相待,我因为受到他的宠信而报复私人的仇怨,这恐怕不行吧?凭借受到人家的宠信而报怨,这不是勇敢。为宣泄自己的怨气而增加仇恨,这不是明智。因为私事妨害公务,这不是忠诚。丢弃了这三者,怎么事奉赵盾呢?”因此集中了贾季所有的家眷以及器用财货,亲自带人保卫,送到边境上。
 
闰月没举行告朔仪式,这是不合乎礼的。闰用来校正四季时辰,四时是安排农业生产的根据,农业生产合时能使人民富足,养活人民的方法,就是在此了。不举行闰月告朔仪式,是丢弃了施政的时令,怎么治理人民?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