哀公十二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十有二年春〔1〕,用田赋。
 
夏五月甲辰,孟子卒〔2〕。
 
公会吴于橐皋〔3〕。
 
秋,公会卫侯、宋皇瑗于郧〔4〕。
 
宋向巢帅师伐郑。
 
冬十有二月,螽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十有二年:公元前483年。
〔2〕孟子:昭公夫人。
〔3〕橐皋:在今安徽巢县西北。
〔4〕卫侯:卫出公。郧:在今江苏如皋县东。或云在今山东莒县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十二年春,王正月,用田赋。
 
夏五月,昭夫人孟子卒。昭公娶于吴,故不书姓〔1〕。死不赴,故不称夫人。不反哭,故不言葬小君。孔子与吊,适季氏。季氏不絻〔2〕,放绖而拜〔3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不书姓:因吴国与鲁国同姓姬,同姓依礼不通婚,所以称“孟子”而不记姓氏。
〔2〕絻:脱帽。此言不行丧夫人之礼。
〔3〕绖:葛麻丧服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公会吴于橐皋。吴子使大宰嚭请寻盟。公不欲,使子贡对曰:“盟所以周信也〔1〕,故心以制之,玉帛以奉之,言以结之,明神以要之。寡君以为苟有盟焉,弗可改也已。若犹可改,日盟何益?今吾子曰,必寻盟。若可寻也,亦可寒也〔2〕。”乃不寻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周:巩固。
〔2〕寒:寒凉,冷落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吴征会于卫。初,卫人杀吴行人且姚而惧,谋于行人子羽〔1〕。子羽曰:“吴方无道,无乃辱吾君,不如止也。”子木曰〔2〕:“吴方无道,国无道,必弃疾于人。吴虽无道,犹足以患卫。往也,长木之毙〔3〕,无不摽也〔4〕,国狗之瘈〔5〕,无不噬也,而况大国乎?”秋,卫侯会吴于郧。公及卫侯、宋皇瑗盟,而卒辞吴盟。吴人藩卫侯之舍〔6〕。子服景伯谓子贡曰:“夫诸侯之会,事既毕矣,侯伯致礼,地主归饩〔7〕,以相辞也。今吴不行礼于卫,而藩其君舍以难之,子盍见大宰?”乃请束锦以行。语及卫故,大宰嚭曰:“寡君愿事卫君,卫君之来也缓,寡君惧,故将止之。”子贡曰:“卫君之来,必谋于其众。其众或欲或否,是以缓来。其欲来者,子之党也。其不欲来者,子之仇也。若执卫君,是堕党而崇仇也。夫堕子者得其志矣!且合诸侯而执卫君,谁敢不惧?堕党崇仇,而惧诸侯,或者难以霸乎!”大宰嚭说,乃舍卫侯〔8〕。卫侯归,效夷言〔9〕。子之尚幼〔10〕,曰:“君必不免,其死于夷乎!执焉,而又说其言,从之固矣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子羽:卫大夫。
〔2〕子木:卫大夫。
〔3〕长木:高大的树木。
〔4〕摽:击。
〔5〕国狗:惊动一国的狗。瘈:狂。
〔6〕藩:围。
〔7〕归:同“馈”,赠送。
〔8〕舍:同“捨”,释放。
〔9〕夷言:吴语。
〔10〕子之:公孙弥牟,谥文子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十二月,螽。季孙问诸仲尼,仲尼曰:“丘闻之,火伏而后蛰者毕〔1〕。今火犹西流,司历过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火:大火星,一般夏正十月隐没不见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宋郑之间有隙地焉〔1〕,曰弥作、顷丘、玉畅、嵒、戈、钖。子产与宋人为成,曰:“勿有是。”及宋平、元之族自萧奔郑,郑人为之城嵒、戈、钖。九月,宋向巢伐郑,取钖,杀元公之孙,遂围嵒。十二月,郑罕达救嵒,丙申,围宋师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隙地:未开垦的荒地。以下六地,均在今河南杞县,通许县一带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十二年春,推行依田亩征税。
 
夏五月甲辰,孟子去世。
 
哀公与吴国人在橐皋相会。
 
秋,哀公与卫出公、宋皇瑗在郧地相会。
 
宋向巢率领军队攻打郑国。
 
冬十二月,发生蝗灾。
 
[传]
 
十二年春,周历正月,推行依田亩征税。
 
夏五月,昭公夫人孟子去世。昭公娶的是吴国女子,所以《春秋》不记载他的姓。孟子死后没发讣告,所以不称她为夫人。安葬后没有到祖庙哭吊,所以不记载安葬小君。孔子参加吊唁,到了季氏家。季氏不脱帽服丧,孔子就脱掉丧服下拜。
 
哀公与吴国人在橐皋相会。吴王派太宰嚭请求重温旧盟。哀公不愿意,派子贡回答说:“盟誓是用来巩固信义的,所以要用内心来制约它,用玉帛来奉献它,用言语来完成它,用神明来约束它。寡君认为只要有了盟约,就不能再改变了。如果还可以改变,每天都结盟又有什么好处?如今您说一定要重温旧盟。如果旧盟可以重温,也就可以冷落。”于是没有重温旧盟。
 
吴国召集卫国参加会见。起初,卫国人杀死吴国行人且姚后又害怕,就和行人子羽商量。子羽说:“吴国正在无道的时候,恐怕会侮辱我们的国君,不如别去。”子木说:“吴国正在无道的时候,国家无道,一定会加害别人。吴国虽然无道,仍然足以危害卫国。去吧,高大的树木倒下,旁边的人没有不被击到的。名狗发疯,碰上的没有不被咬伤的,何况是大国呢?”秋,卫出公与吴国人在郧地相会。哀公与卫出公、宋皇瑗结盟,最终拒绝与吴国结盟。吴国人围住了卫出公的居处。子服景伯对子贡说:“诸侯相会,仪式已经完成,盟主向来宾致礼,所在国馈送食物,以此互相告辞。如今吴国不向卫国致礼,而包围卫国国君的居处使他难堪,您何不去见见太宰?”子贡就请求带着五匹锦为礼前往。说话间谈到了卫国的事,太宰嚭说:“寡君愿意事奉卫君,卫君来得晚了,寡君害怕,所以打算留下他。”子贡说:“卫君来时一定和他的大夫们商量。他的大夫们有的赞成他来有的反对,所以来晚了。那些赞成来的人,是您的支持者。那些反对来的人,是您的仇敌。如果把卫君抓起来,是毁了支持者而抬高了仇敌。这样,想毁了您的人就得志了!再说会合诸侯却把卫君抓起来,谁胆敢不害怕?毁了支持者而抬高仇敌,而使诸侯害怕,恐怕难以成就霸业了!”太宰嚭赞同他的话,就放了卫出公。卫出公回到国内,模仿夷人说话。这时子之还幼小,说:“国君一定不能免于祸难,也许要死在夷地吧!被夷人抓起来,却又喜欢他们的语言,一定会跟他们在一起了。”
 
冬十二月,发生蝗灾。季孙向孔子询问,孔子说:“我听说,大火星隐没不见后昆虫也就全都蛰伏。现在大火星仍然经过西方天空,是司历把日子算错了。”
 
宋国与郑国之间有数片荒地,名叫弥作、顷丘、玉畅、嵒、戈、钖。子产与宋国人讲和,约定:“不要去开发这些地方。”到了宋平公、元公的族人从萧邑逃到郑国,郑国人为他们在嵒、戈、钖地筑城。九月,宋向巢攻打郑国,占领钖地,杀死宋元公的孙子,接着就包围了嵒地。十二月,郑罕达救援嵒地,丙申,包围了宋军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