僖公三十一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三十有一年春〔1〕,取济西田〔2〕。
 
公子遂如晋。
 
夏四月,四卜郊不从〔3〕,乃免牲〔4〕,犹三望〔5〕。
 
秋七月。
 
冬,杞伯姬来求妇〔6〕。
 
狄围卫。十有二月,卫迁于帝丘〔7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三十有一年:公元前629年。
〔2〕济西:济水之西。
〔3〕郊:于郊外祭祀天地。不从:不吉。
〔4〕免牲:免而不杀为郊祀所准备的牺牲。
〔5〕望:望祭。鲁三望,郑玄以为望祭东海、泰山及淮水。
〔6〕求妇:杜注谓为其子成婚。
〔7〕帝丘:今河南濮阳县西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三十一年春,取济西田,分曹地也。使臧文仲往,宿于重馆〔1〕。重馆人告曰:“晋新得诸侯,必亲其共〔2〕,不速行,将无及也。”从之。分曹地,自洮以南〔3〕,东傅于济,尽曹地也。
 
襄仲如晋〔4〕,拜曹田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重馆:重地的候馆。重,在山东鱼台县西。
〔2〕共:同“恭”。
〔3〕洮:在今山东鄄城县西南。
〔4〕襄仲:即公子遂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夏四月,四卜郊,不从,乃免牲,非礼也。犹三望,亦非礼也。礼不卜常祀,而卜其牲、日〔1〕,牛卜日曰牲。牲成而卜郊,上怠慢也〔2〕。望,效之细也〔3〕。不郊,亦无望可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卜其牲日:卜问用此牛及牲献之日是否吉利。
〔2〕怠慢:杜注谓怠于吉庆的典礼,慢渎龟策。
〔3〕细:细节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秋,晋蒐于清原〔1〕,作五军以御狄〔2〕。赵衰为卿。
 
冬,狄围卫,卫迁于帝丘。卜曰三百年。卫成公梦康叔曰〔3〕:“相夺予享〔4〕。”公命祀相。宁武子不可,曰:“鬼神非其族类,不歆其祀。杞、鄫何事〔5〕?相之不享于此,久矣,非卫之罪也,不可以间成王、周公之命祀〔6〕。请改祀命。”
 
郑泄驾恶公子瑕〔7〕,郑伯亦恶之〔8〕,故公子瑕出奔楚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清原:在今山西稷山县东南。
〔2〕五军:晋原有三军三行,此时废三行,立新军之上、下军。
〔3〕康叔:周武王弟,封为卫君,为卫国的先祖。
〔4〕相:夏后帝启之孙,帝中康之子,居帝丘。
〔5〕杞、鄫:二国皆夏代之后,宜祀之,今却不祀。
〔6〕间:干、犯,违反。
〔7〕泄驾:郑大夫。公子瑕:文公子。
〔8〕郑伯:郑文公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三十一年春,取得济水以西的田地。
 
公子遂去晋国。
 
夏四月,四次为郊祀事占卜,都不吉利,于是不杀备于郊祀的牺牲,仍然望祭三处。
 
秋七月。
 
冬,杞伯姬来我国为她儿子求婚。
 
狄人包围卫国。十二月,卫国迁移到帝丘。
 
[传]
 
三十一年春,取得济水以西的田地,这是分割到的曹国的土地。僖公派臧文仲前往分田,住在重地的候馆中。重地候馆中的人对他说:“晋国新近成为诸侯的领袖,一定亲近恭顺他的人,不赶快走,将会赶不上。”臧文仲听从了他的话。分割到的曹国的土地,从洮地以南,东边靠着济水,都是曹国的土地。
 
公子遂到晋国去,是为了拜谢分到曹国的田地。
 
夏四月,四次为郊祀事占卜,都不吉利,于是不行郊祀不杀牺牲,这是不合乎礼的。仍然望祭三处,也是不合乎礼的。依礼,不为常规的祭祀占卜,只卜所用的牛及日子是否吉利,牛在占卜得到好日子后就称为“牲”。已经确定了牲还要占卜郊祀的吉凶,是在上者怠慢祀典蔑视龟卜。望祭,是郊祀中的细节。不举行郊祀,也不必举行望祭。
 
秋,晋国在清原检阅军队,建立五军来抵御狄人。赵衰被任命为卿。
 
冬,狄人包围卫国,卫国迁移到帝丘。占卜的结果说国家可维持三百年。卫成公梦见康叔对他说:“相夺走了我的祭品。”卫成公命令祭祀相。宁武子不同意,说:“鬼神不是他的同族,就不享用他们的祭祀。杞国与鄫国为什么不祭祀他?相在这里没享受到祭祀已经很久了,不是卫国的罪过,不可以违背成王、周公所定下的祀典。请您改变祭祀相的命令。”
 
郑泄驾厌恶公子瑕,郑文公也厌恶他,所以公子瑕逃到楚国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