僖公元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元年春〔1〕,王正月。
 
齐师、宋师、曹师次于聂北〔2〕,救邢。
 
夏六月,邢迁于夷仪。
 
齐师、宋师、曹师城邢。
 
秋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薨于夷〔3〕,齐人以归。
 
楚人伐郑。
 
八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郑伯、曹伯、邾人于柽〔4〕。
 
九月,公败邾师于偃〔5〕。
 
冬十月壬午,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郦〔6〕,获莒挐〔7〕。
 
十有二月丁巳,夫人氏之丧至自齐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元年:公元前659年。
〔2〕聂北:当即今山东博平废治博平镇。
〔3〕姜氏:哀姜。
〔4〕齐侯:齐桓公。宋公:宋桓公。郑伯:郑文公。曹伯:曹昭公。柽:在今河南淮阳县西北。
〔5〕偃:邾地,在今山东费县南。
〔6〕郦:鲁地,具体所在不详。
〔7〕莒挐:莒君之弟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元年春,不称即位,公出故也。公出复入,不书,讳之也。讳国恶,礼也。
 
诸侯救邢。邢人溃,出奔师〔1〕。师遂逐狄人,具邢器用而迁之,师无私焉〔2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师:指诸侯驻扎在聂北的军队。
〔2〕无私:无所私取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夏,邢迁于夷仪,诸侯城之,救患也。凡侯伯〔1〕,救患、分灾、讨罪〔2〕,礼也。
 
秋,楚人伐郑,郑即齐故也。盟于荦〔3〕,谋救郑也。
 
九月,公败邾师于偃,虚丘之戍将归者也〔4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侯伯:诸侯之伯,即霸主。此指齐桓公。
〔2〕分灾:诸侯有灾,分谷帛之属赈救。
〔3〕荦:即柽。
〔4〕虚丘:地不详。当为邾地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,莒人来求赂。公子友败诸郦,获莒子之弟挐。非卿也,嘉获之也。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〔1〕。
 
夫人氏之丧至自齐。君子以齐人之杀哀姜也为已甚矣,女子,从人者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汶阳:汶水以北的地方。费:今山东费县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元年春,周历正月。
 
齐国军队、宋国军队、曹国军队驻扎在聂北,救援邢国。
 
夏六月,邢国迁移到夷仪。
 
齐国军队、宋国军队、曹国军队修筑邢国城墙。
 
秋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在夷地去世,齐国人把她尸体带回国。
 
楚国人攻打郑国。
 
八月,僖公与齐桓公、宋桓公、郑文公、曹昭公、邾子在柽地相会。
 
九月,僖公在偃地打败邾国军队。
 
冬十月壬午,公子友率领军队在郦地打败莒国军队,俘获莒挐。
 
十二月丁巳,夫人的灵柩从齐国运到我国。
 
[传]
 
元年春,《春秋》不称僖公即位,是由于僖公当时出逃在外的缘故。僖公出逃后又回国,《春秋》不加记载,这是由于避讳。讳言本国的坏事,是合乎礼的。
 
诸侯救援邢国。邢国人溃散,逃到诸侯军中。诸侯军队于是赶走了狄人,装载了邢国的器物财宝而帮助他们迁移,军队没有私下拿取邢国的物品。
 
夏,邢国迁移到夷仪,诸侯为它修筑城墙,这是救援患难。凡是诸侯之长,救援患难、赈济灾害、讨伐有罪,是合乎礼的。
 
秋,楚国人攻打郑国,是因为郑国亲附齐国的缘故。诸侯在荦地结盟,是为了商讨救援郑国的事。
 
九月,僖公在偃地打败邾国军队,这支军队是戍守在虚丘即将回去的军队。
 
冬,莒国人来求财宝。公子友在郦地打败了他们,俘获莒国国君的弟弟挐。挐不是卿,《春秋》记载,是为了表彰公子友俘获敌人的功劳。僖公赐公子友汶水以北的田地以及费邑。
 
夫人的灵柩从齐国运回我国。君子认为齐国人杀死哀姜是做得过了头,妇女的本分就是听从夫家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