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公元年

【原文】
 
[经]
 
元年春〔1〕,王正月,公即位。
 
二月癸亥,日有食之。
 
天王使叔服来会葬〔2〕。
 
夏四月丁巳,葬我君僖公。
 
天王使毛伯来锡公命。
 
晋侯伐卫〔3〕。
 
叔孙得臣如京师〔4〕。
 
卫人伐晋。
 
秋,公孙敖会晋侯于戚〔5〕。
 
冬十月丁未,楚世子弑其君。
 
公孙敖如齐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元年:公元前626年。
〔2〕天王:周襄王。叔服:周内史。
〔3〕晋侯:晋襄公。
〔4〕叔孙得臣:即庄叔得臣,桓公之孙。
〔5〕公孙敖:庆父之子。戚:卫邑,在今河南濮阳县北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[传]
 
元年春,王使内史叔服来会葬。公孙敖闻其能相人也,见其二子焉〔1〕。叔服曰:“穀也食子〔2〕,难也收子〔3〕。穀也丰下〔4〕,必有后于鲁国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见其二子:引二子出来相见。
〔2〕穀:文伯。食子:奉祭祀供养。
〔3〕难:惠叔。收子:收葬。
〔4〕丰下:颐颔丰满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于是闰三月〔1〕,非礼也。先王之正时也,履端于始〔2〕,举正于中〔3〕,归余于终〔4〕。履端于始,序则不愆。举正于中,民则不惑。归余于终,事则不悖。
 
夏四月丁巳,葬僖公。
 
王使毛伯卫来锡公命,叔孙得臣如周拜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据江永考证,该年无闰三月,左氏误记。
〔2〕履端于始:以冬至为开始。
〔3〕举正于中:以正朔之月为中。或言按天象之正,分冬至、夏至、春分、秋分。
〔4〕归余于终:置闰月于岁终。故此言闰三月非礼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晋文公之季年,诸侯朝晋。卫成公不朝,使孔达侵郑,伐绵、訾〔1〕,及匡〔2〕。晋襄公既祥〔3〕,使告于诸侯而伐卫,及南阳。先且居曰:“效尤,祸也。请君朝王,臣从师。”晋侯朝王于温,先且居、胥臣伐卫。五月辛酉朔,晋师围戚。六月戊戌,取之,获孙昭子〔4〕。卫人使告于陈。陈共公曰:“更伐之,我辞之〔5〕。”卫孔达帅师伐晋。君子以为古〔6〕。古者越国而谋。
 
秋,晋侯疆戚田,故公孙敖会之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绵:不详所在。訾:疑即訾娄。
〔2〕匡:在今河南长垣县西南。
〔3〕祥:此指小祥,即父母丧周年后。
〔4〕孙昭子:卫武公四世孙,戚为其采邑。
〔5〕辞之:为之请和。
〔6〕古:同“估”,粗略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初,楚子将以商臣为大子〔1〕,访诸令尹子上。子上曰:“君之齿未也,而又多爱〔2〕,黜乃乱也。楚国之举〔3〕,恒在少者。且是人也,蜂目而豺声,忍人也〔4〕,不可立也。”弗听。
 
既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大子商臣。商臣闻之而未察〔5〕,告其师潘崇曰:“若之何而察之?”潘崇曰:“享江芈而勿敬也〔6〕。”从之。江芈怒曰:“呼,役夫〔7〕!宜君王之欲杀女而立职也。”告潘崇曰:“信矣。”潘崇曰:“能事诸乎〔8〕?”曰:“不能。”“能行乎?”曰:“不能。”“能行大事乎〔9〕?”曰:“能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楚子:楚成王。
〔2〕爱:指内宠。
〔3〕举:指立国君。
〔4〕忍人:残忍的人。
〔5〕察:证实。
〔6〕江芈:楚成王的妹妹。
〔7〕役夫:骂人的话,犹“奴才”。
〔8〕诸:指王子职。
〔9〕行大事:指举行政变,杀死成王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冬十月,以宫甲围成王〔1〕。王请食熊蹯而死〔2〕,弗听。丁未,王缢。谥之曰灵,不瞑;曰成,乃瞑。穆王立,以其为大子之室与潘崇,使为大师,且掌环列之尹〔3〕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宫甲:太子宫中的武士。
〔2〕熊蹯(fán):熊掌。熊掌难熟,楚成王想借此拖延时间,等到救兵。
〔3〕环列之尹:宫廷警卫官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穆伯如齐〔1〕,始聘焉,礼也。凡君即位,卿出并聘〔2〕,践修旧好〔3〕,要结外援,好事邻国,以卫社稷,忠信卑让之道也。忠,德之正也;信,德之固也;卑让,德之基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穆伯:即公孙敖。
〔2〕并:遍,普遍。
〔3〕践:同“缵”,继。
 
 
【原文】
 
殽之役,晋人既归秦帅,秦大夫及左右皆言于秦伯曰:“是败也,孟明之罪也,必杀之。”秦伯曰:“是孤之罪也。周芮良夫之诗曰〔1〕:‘大风有隧〔2〕,贪人败类〔3〕。听言则对〔4〕,诵言如醉〔5〕。匪用其良,覆俾我悖〔6〕。’是贪故也,孤之谓矣。孤实贪以祸夫子,夫子何罪?”复使为政。
 
【注释】
 
〔1〕芮良夫:周厉王时卿士。下引诗见《诗·大雅·桑柔》,为芮良夫讽刺厉王所作。
〔2〕有隧:风疾速的样子。
〔3〕贪人:贪财犯法之人。类:良善。
〔4〕听言:顺从的话。
〔5〕诵言:劝谏的话。
〔6〕悖:违礼。
 
【翻译】
 
[经]
 
元年春,周历正月,文公即位。
 
二月癸亥,发生日食。
 
周襄王派叔服来我国参加葬礼。
 
夏四月丁巳,安葬我国国君僖公。
 
周襄王派毛伯来我国赐文公策命。
 
晋襄公攻打卫国。
 
叔孙得臣去周京城。
 
卫国人攻打晋国。
 
秋,公孙敖与晋襄公在戚地相会。
 
冬十月丁未,楚太子杀死他的国君。
 
公孙敖去齐国。
 
[传]
 
元年春,周襄王派内史叔服来我国参加葬礼。公孙敖听说他善于为人相面,就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出来见他。叔服说:“穀可以祭祀供养你,难可以收葬你。穀的下颔丰满,后代在鲁国一定会昌盛。”
 
这一年以三月为闰,这是不合乎礼的。先王端正时令,以冬至日作为开始,举正朔之月为中,把剩余的日子归总在岁末。以冬至日作为开始,四时的时序便不会错乱。举正朔之月为中,人民就不会迷惑。把剩余的日子归总在岁末,行事就没有错误。
 
夏四月丁巳,安葬僖公。
 
周襄王派毛伯来赐文公策命,叔孙得臣去周朝拜谢。
 
晋文公的末年,诸侯朝见晋国。卫成公不去朝见,派孔达侵袭郑国,攻打绵、訾,打到匡地。晋襄公守丧满周年后,派人通告诸侯而攻打卫国,到达南阳。先且居说:“效法错误,便是祸患。请君王去朝见周天子,臣子跟从军队。”晋襄公在温地朝见周襄王,先且居、胥臣攻打卫国。五月辛酉朔,晋国军队包围戚地。六月戊戌,占领戚地,俘获孙昭子。卫国人派人报告陈国。陈共公说:“你再去攻打晋国,我来为你们调停。”卫孔达率领军队攻打晋国。君子认为卫国这样做是粗略。所谓粗略,指的是让别的国家给自己出主意。
 
秋,晋襄公划定戚地田土的疆界,所以公孙敖去戚地与他相会。
 
起初,楚成王准备立商臣为太子,向令尹子上征求意见。子上说:“君王年龄尚未衰老,宠爱的女人又多,如果立了太子以后又废除,就会导致祸乱。楚国立国君,通常是立年轻的。并且这个人眼睛像胡蜂,声音像豺,是个残忍的人,不宜立为太子。”楚成王没有听从。
 
商臣立为太子后,楚成王又想立王子职为太子而废除商臣。商臣听说了但没有证实,告诉他的老师潘崇说:“怎么样才能证实这件事?”潘崇说:“你宴请江芈,而有意对她不尊敬。”商臣照办了。江芈发怒说:“呸,奴才!怪不得君王要杀死你而立王子职为太子。”商臣告诉潘崇说:“真有这事了。”潘崇说:“你能事奉王子职吗?”商臣说:“不能。”“能逃亡出国吗?”回答说:“不能。”“能够做大事情吗?”商臣说:“能够。”
 
冬十月,商臣率领太子宫中的甲士包围了成王。成王请求吃了熊掌后再死,商臣不允许。丁未,成王上吊死了。定谥号为灵,尸体的眼睛不肯闭上;改谥为成,才闭上了。穆王立,把他做太子时所居宫室给潘崇,任命他为太师,并且担任宫廷警卫官。
 
公孙敖到齐国去,开始聘问,这是合乎礼的。凡是国君即位,卿出外普遍聘问,继续重温以往的友好关系,约结外援,友好地对待邻国,来保卫国家,这是合于忠信卑让的道义的。忠,表示德行纯正;信,表示德行稳固;卑让,表示德行有基础。
 
殽山的战役,晋国人放回了秦国的主将后,秦国的大夫及左右侍臣都对秦穆公说:“这次战败,是孟明的罪过,一定要把他杀死。”秦穆公说:“这是我的罪过。周朝芮良夫的诗说:‘天上大风呼呼地吹,贪心的小人把善人斥退。顺从你的话儿你就答对,一听忠谏你就假装喝醉。忠臣良言你都不理不睬,反而说我与礼相背。’这是由于贪心的缘故,说的就是我啊。我由于贪心而使他遭到祸患,他有什么罪?”仍然让孟明执政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